第九百四十七章 推開

作者:安懶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第九百四十七章  推開

    卓亦青又一次對著沐夕舉起酒杯,“沐夕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喚了一聲,卓亦青便有口難言的看著沐夕,最后什么也沒說的,再次將杯中的酒喝盡。

    喝完酒的卓亦青心里卻是一片苦澀,他的手再一次拿起酒壺,卻被身邊的夜思天握住。

    卓亦青看著覆在手上的手,低著頭:“天兒,今天卓大哥開心,你松開。”

    夜思天沒有移開已經的手,擔心的看著始終不肯看她的卓亦青,“卓大哥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卓亦青另一只手握住夜思天的手,將她的手多自己的手移開。

    夜思天甩開卓亦青的手,再次制止他要給自己倒酒:“卓大哥!”

    夜洛寒幾人也看出了卓亦青的異樣,“亦青。”

    卓亦青心微緊了緊,他在做什么呢?他突然發什么瘋?

    卓亦青抬頭,臉上帶著笑意,“你們這么緊張做什么?我只是很開心,想多喝酒而已。罷了罷了,你們不讓喝我不喝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卓亦青放開了酒壺,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的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夜思天的手落了空,也跟著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夜思天看了眼卓亦青,到底發生什么了?為什么卓大哥變的這么奇怪?

    眾人見卓亦青恢復正常,心里雖都有些好奇,卻也沒有再多問什么。

    一時間桌上的氣氛變的有些壓抑,沒有再說話,各自吃著各自的。

    此時的卓亦青卻無比的后悔,后悔自己一時沒有克制住自己的情緒,破壞了大家的心情。本來都是開開心心的,可卻因為他突然的發作,變的都這么難受。

    卓亦青恨不得打自己兩巴掌,他更知道,天兒肯定傷心了。她那么聰明,敏感的一個人,一定感覺出了他的躲避。他不想讓她傷心,可是此時的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。

    一頓晚膳便在這么壓抑的度過了,沐夕隨著沐影、夜云嵐在府門口送著卓夜兩家的人。

    夜思天看著卓亦青抱著卓亦楓上了馬車,直到馬車離開的那一刻,她都沒有等到卓亦青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夜思天滿心的失落跟難受,更多的還有不明白發生了什么的委屈。

    明明下午還好好的,為什么突然就變成這樣了?她想破了頭腦也想不明白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笑笑坐在夜思天的生氣,見她情緒低落,關心的伸手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夜思天抬頭看著笑笑,“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笑笑看著夜思天眼中的委屈,有些心疼,卓公子對天兒的態度她也都看得出來,其實她心里也很疑惑。卓公子那么寵天兒的一個人,今日的做法實在讓人摸不清頭腦。

    “或許,卓公子只是心情有些不好,過幾天就好了。”笑笑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,以卓公子對天兒的寵愛,即便是有再不開心的事情,他都不會做讓天兒不開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夜思天靠在笑笑的肩上,“希望吧。”

    終于跟夜云嵐道完別的韓墨卿上了馬車,看到夜思天無力的靠在笑笑的肩上,關心道,“天兒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夜思天搖頭:“沒事,我只是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韓墨卿在夜思天的身旁坐下,疼惜的摸了摸她的頭,“那你先閉目休息會,到家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事實證明,過了幾天,情況并沒有變好,甚至變的越來越糟。

    明明卓亦青同往常一般經常來夜王府跟韓靖琪,夜洛寒兩人商議事情,但是商議完事情后,他便找各種理由離開了。

    而夜思天去卓府陪卓亦楓時,趁著卓亦楓睡著后,去找了卓亦青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見到了卓亦青,他要么會立即找個機會離開,要么就低頭處理公文,理也不理夜思天。

    即便是夜思天想要跟他說什么,他也只會對夜思天說一句,‘天兒,乖,不要打擾我好嗎?’

    打擾。

    卓亦青從來沒有對她說過這樣的話,夜思天一次次被卓亦青推開,一次比一次失望。

    她甚至開始思考,是她做錯了什么嗎?可是她將沐大哥生辰那天的事情,回憶了一遍又一遍,找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這一天夜思天再次來到了卓府,她不愿意這樣不明不白的被推開,被晾著。即便是死,她也要死個痛快。

    夜思天直接來到了卓亦青的書房外,敲門:“卓大哥。”

    里面沒有任何反應。

    夜思天有些難過,“卓大哥,我問過了,你在里面的。”

    話落,過了好一會兒,里面終于傳來卓亦青的聲音,“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夜思天面露苦笑,原來真的在里面。

    夜思天推開門,卓亦青又是一副很忙碌的模樣,翻看著公文。

    “卓大哥,你有空嗎?”夜思天問。

    卓亦青頭抬也沒抬,“天兒,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嗎?我現在有些事情要處理,你要不要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夜思天沒等卓亦青說完便打斷了他的話。

    卓亦青略錯愕抬頭看著夜思天,下一刻,卻又要逃避的低下頭去。

    “卓大哥。”夜思天說,“你是準備不要我了嗎?”

    卓亦青訝異的看著夜思天,良久才道了句,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聽到他說出‘沒有’兩個字,夜思天心里突然就松了口氣,安心了很多。這個時候,她才明白,原來自己擔心的是卓大哥不要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躲避我?”夜思天追問。

    卓亦青低頭繼續看手里的東西,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夜思天見他又一次躲開自己的眼神,心里徹底的怒了,她走上前奪過卓亦青手里的公文。

    卓亦青抬頭:“天兒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夜思天將他書桌上所有的文書都推扔到了地上,然后才滿意的看向卓亦青,“是不是這樣,你就能跟我好好的說了?”

    夜思天看著卓亦青,“八天了,卓大哥,你已經整整八天沒有正式的看我,跟我說過話了。我到底做錯了什么,讓你這樣對我?如果我做錯了什么,你告訴我,至少讓我知道,如果真的是我錯了,我也可以改。可是就這樣什么都不說的遠離我,躲開我,我真的很生氣。”

    夜思天說著眼眶紅了一圈,除了生氣更多的是傷心跟委屈。

    見夜思天紅了眼,卓亦青很是心疼,他想將她擁有入懷中跟她道歉,他想安撫這些天她受的委屈,可是最后卓亦青卻什么也沒做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天兒,你沒做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沒做錯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!”夜思天委屈的對著卓亦青吼道,“卓大哥,到底是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卓亦青看著夜思天,什么也不說,什么也不做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該做什么,也不知道該跟她說什么。在這個世上,他最不想傷害的就是天兒,可是,他也不想傷害沐夕。

    沐夕喜歡天兒。

    至從知道這件事后,他就無法當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樣跟天兒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總是會忍不住想,若他是沐夕,看著喜歡的女子跟別人一起,他會有多痛,有多難過。

    沐夕……還因為他而失去了雙腿。

    先前消失的愧疚感,從知道沐夕喜歡天兒以后,一點一點的冒出來,他越來越覺得,自己虧欠沐夕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,他們三個人之間注定要有一個人難過,那么他寧愿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說話啊!”看著什么也不說的卓亦青,夜思天氣的吼著,“卓大哥,你為什么不說話?”

    可是任憑夜思天怎么問,卓亦青仍是什么也不說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卓亦青,夜思天突然覺得,眼前的這個卓亦青不是她的卓大哥。

    她的卓大哥更不會這樣對她的。

    “卓大哥,我討厭你!”夜思天扔下一句話后便轉身跑走了。

    看著奪門而出的夜思天,卓亦青下意識的想要去追,只剛走了一步,又停下了腳步。他不知道,追上去他要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卓亦青低頭撿著被夜思天扔到地上的公文,這些公文不過是一些很久之前處理過的廢公文而已,堆放在書桌上也不過是裝作自己忙碌的借口。

    卓亦青一個個撿好放回書桌,下一刻卻又發怒的將撿回的公文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煩燥的發著心中無奈又痛苦的怒氣,對自己的怒意。

    夜思天從書房里出來后,并沒有走遠,她停在走廊的拐角處,她在等,等卓亦青追過來。

    可是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發,夜思天仍沒有等到追上來的卓亦青。

    夜思天難過的蹲了下來,抱著自己身子,大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為什么她跟卓大哥之間會突然變成這樣,為什么他會這樣對待自己。

    夜思天此翻動作很快就驚動了卓府里的巡衛,巡衛立即去告訴蔣蘊柔。

    蔣蘊柔一聽夜思天居然蹲在亦青書房外的走廊上哭,連忙將正在鬧覺的卓亦楓給了寧兒,前來看夜思天。

    蔣蘊柔到了地方,夜思天正哭的難過,她急急的上前:“天兒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夜思天抬頭,看到蔣蘊柔撲到了她的懷中,更委屈的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蔣蘊柔還沒見夜思天這么傷心的哭過,一顆心都要跟著碎了,“天兒不哭,天兒不哭了。天兒跟蔣姨說,是不是卓大哥欺負你了?你告訴蔣姨,蔣姨幫你教訓他去。”

    夜思天只是不停的哭著,不說任何的話。

    蔣蘊柔輕哄著夜思天,對著身邊跟過來的靜兒道,“叫大公子過來。”

    天兒在這里哭的這么傷心,他不可能不知道,這個時候還不過來,很顯然就是他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夜思天哭著抬頭:“不要去他。”

    蔣蘊柔看著夜思天紅腫的雙眼,心疼不已,“天兒,不哭了,不管什么事蔣姨都為你作主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夜思天拉著蔣蘊柔的手,“蔣姨,別叫卓大哥過來。我沒事,哭會就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離書房這么近,卓大哥不可能不知道她在哭。可即便是知道她在這里哭,他都沒有用。

    他既然不愿意過來,她又何必強人所難呢。

    蔣蘊柔心疼的替夜思天擦著眼角的淚水,“天兒,你去我的院子里跟蔣姨聊會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夜思天對著蔣蘊柔點頭,既然在這里等不到她想要等的人,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蔣蘊柔見夜思天點頭,便扶著她站了起來,然后細心的給她拍著衣裙上的灰塵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夜思天握著蔣蘊柔的手,跟她一同離開。

    走廊拐角處,卓亦青看著離開的兩人,心里有無數個抱歉,卻是怎么也說不出口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