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9.第499章 燎人的夜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陸少的暖婚新妻一號紅人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夜色微暗,一聲激烈的持久戰終于停息了,地毯上被撕裂的黑絲隨意地拋棄著,空氣還彌漫著讓人心動的曖、昧氣息,安靜的室內,兩個人依舊還沒有平息的,凌亂的喘息聲在交融著。

    夏言馨這次可不敢貪圖歡愉,渾身的香汗還沒有擦,直接披上了睡衣,幫他檢查后背的傷勢。

    “寶貝,躺下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給我再側過去一點,讓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夏言馨慢慢揭起他后背的被子,這才看到紗布上已經汗水濕透,有一層鮮艷的紅色暈染出來,果然又崩線了,這混蛋,每次做這種事情總是跟玩命似的,就像一個貪吃的大男孩,總也喂不飽……

    “都崩線了,我去找夜非離來給你再縫縫……”

    夏言馨焦急地說道,剛剛起身就被龍煜天給拉住了,用力地將她拖到了他的懷里,“別走,寶貝!這種時候,怎么能去叫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流血了,你怎么老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喜歡看你這么緊張的樣子……”他捏著她的小臉蛋,壞壞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討厭!你這什么心態啊!人家操心你還興災樂禍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沒事,流點血算什么!男人,哪有不流血的,死不了的,你放心!多陪我一會!”他的話溫柔而有力,低低的極富有磁性,帶著一種極強的魅惑說服力,夏言馨總是無力拒絕,只好乖乖地躺下來,將臉埋到他的懷里,耳朵放在他的胸膛,可以聽到他有力的心跳聲,聞到他身上極濃的男性氣息還有淡淡的古龍水以及刮胡水的香味,這是他身上獨有的氣息,她很喜歡這個味道。

    床頭燈溫暖地散發著柔和的橘色光芒,他的大手輕柔地撫著她的后背,玩弄著她順滑如絲般的秀發,即便是一句話也不說,兩個人之間仍舊有一種濃濃的愛的氣息在流淌……這就是情到深處的奇妙之處,言語不再是唯一的溝通方式,有時候一個眼神,一個親昵的動作,甚至心跳和呼吸,都可以傳遞彼此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寶貝,想好了沒有,想去哪里玩?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說了嗎,哪也不想去,就這樣靜靜地呆在你的身邊,跟兒子生活在一起,我的人生就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愛情,她甘愿做一個小女人,就像一只乖巧的小貓咪,窩在他溫暖的懷里,懶洋洋地,一動也不動。什么也不想……

    “對了,你說會有記者來采訪什么的,為什么現在沒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龍煜天目光微暗地望著窗外,“父親下了禁封令,禁止任何媒體報導龍家的事情。就算采訪了也沒有不會發布出來,沒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沉默了,良久,她才問道,“他逼我們離婚是不是?”

    龍煜天低下頭,吻著夏言馨溫軟的額頭,“別想這些!老公會有辦法解決的。我保證,再也不會像四年前那樣讓你受委曲了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又往他懷里蹭了蹭,跟他的心貼得更近……

    是的,經歷了那么多的風風雨雨,她早已經將自己的身心都交給了他,現在要做的就是跟他一起分享幸福,同樣,也一起共同面對困難。

    “怕嗎?”

    看著夏言馨沉默不語,龍煜天又低低地問了一句,夏言馨抬起臉來,沖他一笑,“不怕!只要你在我身邊,我就什么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

    兩個人的手相互緊緊地握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這一夜,夏言馨睡得很香,其實有龍煜天在身邊的日子,她的睡眠一直都很好……

    清晨,她起床,龍煜天已經不在身邊了,被子半掀開著,一大灘鮮紅的血痕印在被子上面,是那樣的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“周媽,周媽,周媽……”

    夏言馨歇斯底里地大聲喝了起來,雖然龍煜天后背的傷還沒有好,但是怎么也不致于出這么多血,這情形就像內臟破裂之后的大出血,太可怕了。那濃濃的血腥味深深地刺激了她的腦海。

    喊了半天,也沒有人應她,她這便隨便裹了一件衣服下床,那血跡斷斷續續,一直從雪白的地毯漫延到臥室外面,她心驚肉跳地順著血跡走了出來……

    夜深了,小莫趴在電腦前面,還在電腦前面不停地搜索著,四年的時間太久了,該忘的東西全部都忘光了,當年大家密秘集會的網站論壇和聊天室全部都關閉了,想要找到一絲蛛絲馬跡都很難。

    也是,當年她的入獄,也是因為有人背后舉報所致,大家都想保命都來不及,哪里還有膽子聯系。

    忙活了大半個晚上,終于無疾而終,她略有些失落地坐了下來,伸手拿了一罐啤酒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冷梟雖然動不了她,但是動阿俊卻是手到擒來的事情,心里莫名地痛著。

    “女人喝紅酒比較好!”

    當她正伸手去拿啤酒的時候,一只手比她更快地搶走了她手邊的啤酒瓶,將一杯紅酒換到了她的手邊。

    她抬頭瞪了莫尼卡一眼,“啤酒一瓶才五塊錢,一百塊錢可以喝到爛醉如泥。紅酒……呵呵,不是我這種濫人享受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錯……這瓶紅酒的成本也就只有五塊錢,在葡萄成熟的季節,花一百塊錢可以買幾十斤葡萄,然后將它們榨出汁,發酵釀造,一百塊可以釀一大木桶,夠你喝上一年的。而且還特別有營養。”莫尼卡語氣夸張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少來,我書讀得少,你別當我是傻子。你要是會釀葡萄酒,我還會釀白蘭地了。”小莫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說謊,我小時候就經常泡在酒莊里……那時候我家有很大一片葡萄地,每季葡萄收獲的季節,整個莊園里都是葡萄酒的香味兒,每年我都有自己釀酒。”莫尼卡的眼里浮現一絲迷醉的神色,幸福的笑容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酒莊?你是法國人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父親是法國人,母親是臺灣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混血兒,難怪眼珠子是綠的……其實你家有酒莊,那什么時候有空邀請我去你家喝個痛快!最好是醉死在酒桶里。”小莫笑了笑。

    莫尼卡眼里閃過一絲落魄,“現在那些不再屬于我了……好了,我感覺你似乎一直在苦惱,如果是冷梟給你造成了困擾,我說不定能幫上什么忙。別老拒人于千里之外,既然大家都是夏小姐的人,就該像一家人一樣團結起來。”

    小莫望著莫尼卡,愣了很久,一家人這三個字在她的耳朵里聽起來無比的怪異,從小到大,她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做一家人,也只有阿俊,才能夠給她親人般的溫暖。

    她喜歡獨善其身,不想跟別人有太多的交集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解決!”小莫想了半天,還是拒絕了莫尼卡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這樣很傻。如果是火燒眉毛,十萬火急的事情,結果因為你一時的顧及面子,而喪失了很好的機會。”莫尼卡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小莫猛然抬頭,看了他一眼……

    “冷梟威脅我,如果三天之后沒有給他一個正確的答案,他會對阿俊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甩你的男人么,正好可以讓他吃吃苦頭,都不用你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莫尼卡幸災樂禍的樣子,小莫一拳頭揮了過來,“就知道你會這么說,所以才不想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,我開玩笑的,你別當真。我幫你想辦法吧!”

    “當年,大家聚集到一起,其實大部份的時候都是為了劫富濟貧,我們偷來東西所賣的錢都捐給了窮困的家庭和孩子,為了不暴露身份,大家都用的是假名。在我入獄以后,組織解散了,現在一點線索都找不到,更何況要去追查四年前我們賣掉的東西,根本沒有辦法查。”小莫苦惱地搖頭。

    “冷梟沒有給任何提示嗎?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也沒有說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很在乎阿俊,不如先把他接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保護起來吧!”

    “不,如果是以前,他還有可能會聽我的。但是現在,我們分手了,他不會再聽我的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試試看吧!不試怎么知道呢!”

    “不試!”

    她不想讓阿俊知道,她還深愛著他,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,人家已經甩了你,你卻還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好吧,當我沒說!”莫尼卡聳了聳肩膀,轉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小莫用力地關上門,她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,良久,她還是拿起了手,幾乎是沒有停留的,極快地拔下了阿俊的手機號碼。

    心跳在加快,呼吸也非常急促,等電話一通,她就急不可耐地先說了,“阿俊,最近這幾天,你暫時離開S城,去別的地方好嗎?”

    電話那端沉默了良久,才傳來了一道聲音,“小莫姐,是我……麗貝卡。”

    小莫感覺整個人被當頭澆了一盆涼水,又郁悶又難堪,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現在不方便接電話,小莫姐,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說,我再向他轉達。”

    小莫心里泛起了一陣苦澀,連她的電話也不接了么,呵呵呵……好像是她在自作多情,人家早已經不再需要她了。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》,方便以后閱讀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