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8.第368章 無法面對的過往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金美琪跪在地上,哭得昏天暗地的,過路的傭人都小心翼翼地繞過她,生怕觸了她的霉頭,惹禍上身。

    夏言馨冷眼看著她,嘴角微微上揚,勾出一抹冰冷的笑意……

    記憶慢慢回到了昨天晚上。

    這一段時間忙于應付金家的破事,夏言馨每天回家都比較遲,所以接送Kimi上學的任務自然落到了夜煌身上。

    走進大廳的時候,一向安靜的大廳里傳來了歡聲笑語,夏言馨脫鞋進門,一眼便看到沈小滿正跟Kimi玩得歡脫,遠處的書房,可以看到雷子嘉跟夜煌正在低聲交談著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媽咪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夏言馨進門,Kimi也顧不上玩了,像只小燕子一樣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夏言馨半蹲在了地上,展開手臂迎接兒子結結實實的擁抱。

    “寶貝,今天在幼兒園玩得開心嗎?”

    Kimi低下頭,玩弄著手指頭,不說話,表情有些小憂傷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夏言馨感覺有些不對勁,柔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,老師讓我們畫《我爸爸》……”Kimi抬起大大的眼睛看著夏言馨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畫了這個,老師批評了我,說我不乖!”Kimi從小小的書包里翻出來一張畫紙,遞到了夏言馨的面前。

    夏言馨接過一來,頓時樂了,這畫根本就是Kimi的自畫像,圓乎乎的包子臉,大大的眼睛,還穿著小背帶褲配著格子襯件,所不同的是,畫上的人兒臉上有多了一幅眼鏡……

    “噗,Kimi,這不是你自己嗎?為什么要畫眼鏡呢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想,我爸爸應該長得跟我一樣啊!然后我看到Tonny的爸爸有戴眼鏡的啊,所以我爸爸應該也有戴眼鏡的。”Kimi自豪地說道。

    夏言馨的目光停留在那張畫上……

    從Kimi剛會握筆的時候開始,她就專門教他畫畫,在語言還沒有成熟之前,教導他用自己的畫筆來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。所以Kimi現在雖然才四歲,但是學畫也有兩年多了。現在畫什么都非常好,他畫的這幅自畫像,QQ的萌樣倒是與他本人非常相似,夏言馨盯著這張可愛的小臉看了很久,腦子里莫名地涌出一些似曾相似的臉來,良久,她按了按太陽穴,抱起Kimi親了親。

    “寶貝,你畫得很好,明天媽咪去跟老師說一下,其實我覺得呢,你爹地可能就是長成這個樣子的,像極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,真的嗎?太棒了!”Kimi歡呼雀躍。

    沈小滿過來看了一眼,也大力地鼓掌,“小伙子真棒,這比你小滿阿姨畫得漂亮多了,真是個天才啊!”

    Kimi開心極了,拿著這幅《我爸爸》又跑進了書房,去給另外兩個叔叔得瑟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言言,跟我來,有東西給你看!”沈小滿手里拿著一只黑色的U盤,在夏言馨的面前揚了揚。

    夏言馨遠遠地看著Kimi已經爬到了夜煌的脖子上,笑著點了點頭,拉著沈小滿的手走進了臥室,將門輕輕地關上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夏言馨的心砰砰地亂跳,每次沈小滿帶什么消息過來,她總是激動不已,因為每次新的消息就意味著她可能有機會找到她的小龍寶。

    如今Kimi可以在她的懷里享受母愛,歡聲笑語……而另一個寶貝呢,他還活在人世嗎?他有人疼嗎?

    想到這里,夏言馨的心里總是酸脹得發疼。

    沈小滿沒有說話,直接打開了筆記本電腦,將U盤插入接口,然后調出了視頻畫面……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夏言馨看了一眼,這似乎正是某家超市的監控頭。

    沈小滿抱著一只枕頭,靠著夏言馨坐了下來,“慢慢看……”

    夏言馨的視線很快就被畫面給吸引住了,因為超市里出現了一個孕婦,孕婦正在超市里挑選著嬰兒用品,在她身后不遠處,有一個穿著紅色毛衣,圍著白圍巾,戴著茶色眼鏡的女人悄然跟著。后來,無論她去哪里,這個紅毛衣的女人也一直跟著,看似隨意,實則是刻意地跟蹤著。

    幾分鐘以后,孕婦拿著東西下電梯,那女人站在樓梯口,打了一個電話之后,電梯就突然失調,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很快,電梯上面的孕婦不見了,幾名維護工人沖出來,那紅衣女人摘掉了墨鏡,露出一臉惡毒的笑。

    沈小滿按下了暫時鍵,將這個畫面定格,然后將紅衣女人的臉慢慢放大……

    夏言馨看到這里,忍不住淚流滿臉,這畫面上的孕婦,正是她自己,雖然時隔四年多了,但是看到這場面,她仍舊是又憤怒又難過又心痛。

    當初,她一直以為這電梯失事是場事故,現在看來,這根本就是有人在故意為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為這場事故,她不會早產,也不會失去龍寶……

    “子嘉的父親將那家大型超市收購了,這是四年前被人刪除的視頻片段,是子嘉用了特別的方法才還原的,你看看,這個女人是不是金美琪?”

    雖然畫面并不是太清晰,但是金美琪的輪廓還是看得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夏言馨深吸了一口氣,咬牙點頭……金美琪,你太過份了,當初開車故意撞我媽媽,后面又故意制造電梯故障想置我于死地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

    “言言,這個就是金美琪傷害你的證據,如果把它交給公安機關,她一定會受到懲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交!”夏言馨伸手攔住了沈小滿,“不要交,小滿,我自己來處理吧!”

    故意傷害,不過是判一兩年而已,將來出來之后,更會囂張大膽地害她,她不能再忍下去的……金美琪,我不會讓你好過的。

    看著夏言馨受傷的眼神慢慢變得堅毅,她輕輕地拍著夏言馨的肩膀,“言言,別怕,我們都會想辦法幫你尋找龍寶的。這一輩子都不會放棄的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,金美琪既然故意制造了這場事故,會不會龍寶也是她故意讓人抱走的?”沈小滿疑惑道。

    夏言馨眸光清冷,“我遲早要讓她說出真話的,如果真是是她動了我的孩子,我讓她償命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金家。“四小姐,請問這花盆要擺在哪里?”

    大清早的,金美琪睜著紅腫的眼睛走出來,一眼便看到昨天被她打的那個女傭正在向夏言馨巴巴地討好。這種討好的笑容明明是屬于她的,不過是一天的時間,就已經全部改變了。

    對驗DNA,這根本就是個騙局,該死的夏言馨,一定從中做了手腳,才導致她失去了繼承資格的。

    看著夏言馨一臉的淡定悠閑,金美琪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“賤貨!”

    雖然同樣是罵人的話,金美琪到底是因為心虛,卻也并不敢大聲地罵出來,只是咬緊牙關,低低地嘀喊著,那眼神狠不能直接殺死夏言馨。

    夏言馨淡然轉身,瞟了金美琪一眼,這便對那女傭道,“以后不許叫我四小姐!”

    女傭微愕,“是,是……那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金美琪瞇起了眼睛,輕輕哼了一聲,心里憑空多了幾分傲氣。

    夏言馨不動聲色地將這一切看在眼里,繼續叮囑女傭道,“從現在起,要叫我三小姐,懂嗎?”

    金美琪立即就爆了,直接沖上前,指著夏言馨的算子氣勢兇兇道,“放屁!我才是三小姐,你就是個野種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輕淡地笑道,“誰是野種,不是已經很了然了嗎?需要爸爸再來重新宣布一下嗎?哦,對了,你已經失去了繼承資格,又不是金家的人,我在考慮是不是要把你趕出去呢?”

    金美琪氣得七竅生煙,狠狠地甩手道,“你別得意!夏言馨,我才是金家的三小姐,永遠都是,你想都別想。”

    說完,金美琪便是匆匆地跑開。

    夏言馨盯著她的背影,臉色變得清冷,唇角微微揚起,一抹冷笑浮現在嘴角。

    昏暗的酒吧里,音樂在叫囂,燈光在閃爍,金美琪拿著酒杯,一杯一杯地往自己的嘴里灌著……

    “顧佳,你一定要救救我,幫我想想辦法,夏言馨那個賤人,神通廣大,竟然連我爸也被她騙去了。我就知道她是個狐貍精,專門勾引男人的心。”金美琪煩燥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別急,來慢慢說,咱倆是好閨蜜,我不幫你誰幫你!”顧佳非常豪爽地從包包里抽出來一枝煙,遞給金美琪。金美琪用力地吸了一口氣,再慢慢地噴出來。白色的煙霧淡淡地籠罩在她這張蒼白的臉上,在顧佳的鼓勵下,她將前幾天發生的事情,大概地講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顧佳聽完,一拍手道,“這你就是傻了,其實這姓夏也沒有多厲害,但是她撐握了絕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絕竅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嗎?沈小滿那小土妞,居然嫁進了豪門。現在可是雷家的大少奶奶,而且還手握著幾家博家醫院。現在在醫學界也有些地位,那些大佬們多多少少給她一個面子。所以,你這個DNA檢驗,說不定就被調換過了。沒準事實上,就是你的基因樣本就被她調包了,我建議你自己單獨驗一次,找個國外靠譜的機構。那沈小滿再厲害,也不可能干涉到國外的……還有,你這個事情也只能偷著干,別讓其他人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金美琪將煙陷熄在煙灰缸里,“好,就依你這么干!”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》,方便以后閱讀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