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.第100章 背叛的代價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“龍煜天!!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來人,把她帶回曼陀羅莊園!”

    龍煜天慢慢直起了身體,身上散發的那種黑暗氣質讓夏言馨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去曼陀羅莊園,放開我!!”

    夏言馨拼命地掙扎著,曼陀羅莊園就像一個可怕的牢籠,她簡直受夠了,她不要再回去了。

    可惜到底是受了傷,她沒有辦法掙脫……

    龍煜天站得遠遠的,冷眼看著莫尼卡帶著保鏢將她抬上推車,推出病房……

    曼陀羅莊園,蘇珊靜靜地守候在門口,看到夏言馨時微微有些意外,但仍舊禮貌地微笑問好,“夏小姐,歡迎你回來。”

    回來?這里又不是她的家,她不想回來。

    皚皚的白雪似乎掩蓋了一切,透過窗子看出去,再也看不到那繁華似錦的曼陀羅花海,只是無盡的白雪一直綿延到叢林血脈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是看不到曼陀花,夏言馨仍舊可以嗅到空氣里那詭異妖冶的氣息。

    她不喜歡這里!

    病房的門被推開,一襲白大卦的夜非離走進來,干凈清秀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,給人一種溫暖安定的感覺。

    夏言馨定定地看著他,良久,才發現為什么從一開始就對他懷有好感,他跟楚司皓長得有些相似……

    “抱歉,昨天去晚了,沒有想到會發生那樣的事情……”他歉疚地笑。

    夏言馨搖頭,“不怪你!誰會想到發生那樣的意外?”

    夜非離拿起桌面上的相關病歷記錄,那是夏言馨在那家醫院留下的醫療手術記錄,認真看完之后,合上了病歷,非常嚴肅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那真的不是一場意外!難怪龍煜天會這么生氣。從你的傷口來看,狙擊槍開槍的位置掐得很準,剛好在隔膜的間隙之中,可以打中你,讓你受傷,但卻不會讓你致命。這說明了兩點,第一,他不想讓你死。第二,他是想假借你的受傷來牽扯龍煜天。由此可以分析出來,這是一場陰謀,也就是說從你收到邀請函到美國來采訪時,這個陰謀就已經開始謀劃了。”

    夜非離字字清晰,夏言馨聽完也愣住了,他的分析跟龍煜天說得一模一樣,難怪龍煜天會雷霆大怒地把她抓回來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會,她憂傷地搖頭,“我真的不知道會是這個樣子,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,我就不會來了。現在我的采訪任務并沒有完成,卻還受了傷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的,現在你最重要的就是把傷養好,其他的事情以后慢慢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夜醫生,對了,我想請教一下!我這身上……這不知道是什么用顏料繪上的,為什么一直不會掉?”

    夜非離聽完,淡然一笑,“那是印度一種秘制的顏料,粘性極強,不容易清洗下來,不過你放心,頂多三個月就會自己褪掉了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這才松了一口氣,“龍煜天是不是以前經常在別的女人身上繪這種東西?好變/態!”

    夜非離笑而不語。低下頭給她檢查了一下傷口,“嗯,恢復得很好!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醫院里的那個人是你對不對?”夏言馨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夜非離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“是你讓我遠離曼陀羅莊園,遠離龍家,是你把龍戒指交還給我的,對不對?所以,那天去海天盛會上的人,也是你對不對?”夏言馨眸光明亮地看著夜非離。

    夜非離慢慢直起身,將手上的橡膠手套摘下來,扔向垃圾桶,輕淡一笑道,“不明白你的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來給你分析一下,在海天盛會上,你潛藏在龍煜天的臥室里,原本你打算自己下藥的,但是因為我的闖入,所以你只好威脅我去下藥了,在龍煜天昏迷之后,你就自己將龍戒指偷走了。事后,你帶著我離開了那游輪。然后在曼陀羅山莊的這段時間,你親眼目睹了龍煜天對我的懲罰,你內心有愧,覺得對不起,所以將龍戒指還給了我,并且提醒我離開,因為你知道龍家有一場血雨腥風要來,而我有幾有可能成為這場血雨腥風的犧牲者。”夏言馨認真地分析道。

    夜非離聽得很認真,聽完臉上浮起清淡的笑容,“好,就算你分析得都對。可是我為什么要去跑到海天盛會上去偷龍戒指。我在羅陀羅莊園下手豈不是更容易一些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的精明之處,因為曼陀羅莊園人員有限,知根知底,很容易查出來。在外面下手,沒有人會懷疑到你頭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算你說對了,可是為什么我要偷戒指,這個東西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。龍煜天是我的重點客戶,我為什么要著與他決裂的危險去偷它,然后偷完又還給你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夏言馨郁悶了。

    “哐……”

    門外有東西被踢倒了,夜非離迅速地追了出來,一道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的盡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夏言馨問道。

    夜非離關上門,轉身看著她,“以后說話要小心一點,萬一被人聽到就麻煩了。至少我現在知道了,龍戒指又回到了你手上,你并沒有把它還給龍煜天,而是給了龍愷威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但是龍煜天逼我太狠,我不想做他的情婦,不得才賣掉的,我之所以對你說這些,是把你當成朋友,希望你能夠替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夜非離默默點頭,“這件事情最好就此忘掉,不要再提起來,否則會很麻煩的。對于龍家的恩怨,我并不想參與。你放心吧!替病人保密是每個醫生的最起碼道德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你現在應該擔心的問題是如何要跟龍煜天解釋清楚,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,都像你跟龍愷威聯手欺騙了龍煜天,甚至可以說,為了救你,他失去了原本可以垂手可得的東西。從我的經驗來看,龍愷威不會就此善罷甘休,他肯定會利用大權在握,對龍煜天各種打擊。所以,接下龍煜天的日子可能會很不好過,你要小心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,謝謝你,夜醫生,要是沒有你的幫忙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機會,我也幫你向龍煜天解釋清楚的。不過我的話能不能起作用,也只能是靠運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你能這樣這樣幫我,我已經很感激了。這件事情還是我親自去跟他說吧!對了,夜醫生,你醫術高明,有沒有見過這樣一種病,就是過目就忘的病,比如我上午見過你,然后下午就認不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夜非離輕笑,“有……臉盲癥!”

    “啊!!竟然真的有這種病?”

    “嗯,其實是一種視覺神經的損傷,怎么你有朋友是這樣的病嗎?”

    “沒,沒有,呵呵,謝謝你了!”夏言馨如釋重負地吐了一口氣,看來她跟沈小滿都誤會雷子嘉了,他不是冷情,而是得了臉盲癥。

    既然那個神秘人不是夜非離,那就百分之百是雷子嘉了,只是這個雷子嘉太神秘了……

    夜非離走后,她想了一會,從包包里拿出來手機,拔通了余青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余頭,是我,小夏!”

    “小夏!!你跑到哪里去玩了?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懂事,任務結束了,也不給我打個電話,你知不知道我們都要報警了。”余青語氣焦急萬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余頭,那天發生了意外,我受了槍傷,現在在醫院里。PAC財團那邊封鎖了消息,沒有讓新聞媒體暴出去。余頭,這一次我辜負了你的期望,我沒有完成任務。”夏言馨非常愧疚。

    “哎!”余青重重地嘆息了一聲,“這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派你出國的。對了,你現在的傷勢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謝謝余頭關心,醫生說暫時沒有性命之憂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養傷吧,其他事情等出院以后再說。另外,采訪的內容金美琪已經發回來了,雖然拍得不太好,但是總勝過于沒用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就好,等我回去會跟你解釋清楚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掛上電話,夏言馨心里是相當的郁悶。金美琪這個可惡的女人,明明看到她受槍傷了,竟然都不跟余青解釋一下,簡直是過份。

    一陣沉穩的腳步聲傳來,很快,龍煜天的身影出現在門外。

    病房里只剩龍煜天與夏言馨兩個人,氣氛有些讓人窒息……

    夏言馨突然覺得恐慌,兩個人沒有了那層契約關系之后,他更讓她害怕。

    身子往后縮了縮,警惕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龍煜天冷厲地看著她,“龍愷威給了你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裝!!!”他突然提高了聲音,暴喝道,“他給了你多少好處,讓你為了他以身犯險,你知不知道槍彈無眼,你就不怕會真的死了嗎?!!”

    如果當時,他沒有出現在停車場,或者他已經進入了大廳,或者他不肯下車去救她,只要有任何時間上的偏差,或者狙擊手打偏了一點,她就死了!這個笨女人,難道不知道生命很寶貴的嗎?

    夏言馨低下頭,弱弱道,“對!你說得很好,我很怕死!我想,沒有人會傻到真的可以拿自己的命去博這個!我既不缺錢,又沒有什么把柄捏在龍愷威的手里,我為什么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。在你眼里,我就是那么沒有頭腦的女人嗎?”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》,方便以后閱讀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