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第22章 純金打造的牢籠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綠茵茵的草地,這種綠色的小草絕不是外面那種野草,而是一種像絲絨般的名貴草種,光腳踩在上面感覺像地毯一樣柔軟,這里的樹木也不是隨隨便便的樹木,都是極具觀賞價格的珍稀名貴樹木。遠遠的可以看到一大片白色,紫色,藍色的花海,有風吹過,花浪滾滾,美不勝收,那些花兒開得極其妖冶。

    夏言馨看了很久,才想起來,那正是她以前在吊牌上面見識過的花兒,曼陀羅!

    難怪這里叫做曼陀羅山莊,看來主人是愛極了這種妖冶的花兒,以至于山莊被大片的曼陀羅花給包圍……

    這種爬藤類的花兒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,夏言馨心里聯想到的就是濃妝艷抹的女人纏在男人身上的情形。什么變/態男人會喜歡這種妖艷詭異的花!!

    跟著周媽繞了一大圈兒,夏言馨明白了兩件事情;

    第一,龍煜天很有錢,有錢到了逆天的地步,光那片上百畝的曼陀羅花海就需要上百名的花匠精心護理,更別說古堡數量眾多的傭人,私人獵場,私人健身房,私人機場,私人游艇,私人碼頭……她以前覺得,在S城擁有一套別墅,開著寶馬或者瑪莎拉蒂,穿著阿瑪尼,拿著蘋果手機的就是有錢人。現在她才知道,真正有錢人是龍煜天這種,擁著富可敵國的財富,卻過得隱世般的低調奢侈生活,看來財不露富真是千古真理啊!

    或者周媽說得對,他龍煜天從牙縫里隨便露一粒米兒,都可以讓那些普通百姓過上一年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,她一個人完全沒有可能是從這里逃出去,那五米多高的電網將這里繞了三層,每一個節點都配監控器,還有保鏢時時巡邏,要么她能夠長出翅膀,要么她變成尸體,否則是絕沒有可能從這里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數輛豪華跑車開進了莊園,原本寂靜的山莊變得熱鬧起來……

    夏言馨漫無目地在里面轉悠,尋找著每一個可以逃離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喂,你過來一下!”

    身后傳來一道很無禮的聲音,夏言馨轉過身,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站在她面前,仔細看過去,正是前一段時間火熱的《宮心變》里演晴文格格的清純女星藍玉兒……不過,今晚她完全沒有了熒幕上那般清純可人的模樣,穿著一件吊帶的晚禮服,沒有穿內衣,只墊著透明的胸貼,裙身是那種黑色的透視裝,上面貼滿亮晶晶的亮片,顯得性感撩人,妖艷萬分。

    看著夏言馨發愣,藍玉兒嫌棄地皺了皺眉頭,“想要簽名的話,我現在可沒有空。你過來給我把后背的拉鏈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沒有空!”夏言馨聳了聳肩膀,懶得理會,在沒有看到藍玉兒本人之前,她曾經還有一些美好的期待,現在夢想全部破滅了,她不喜歡藍玉兒這種趾高氣昂的調調。

    藍玉兒一向是傲慣了,哪里受得了夏言馨這般怠慢,張嘴就罵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真是賤骨頭,讓你給我做事是看起你……我告訴你,多少人求著想給我提鞋我都不樂意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轉過臉,眉頭微眉,“搞笑,真不知道你從哪里來的優越感?我憑什么要給你提鞋?”

    “你難道不知道嗎?我是當紅明星藍玉兒!給我打打下手沒準我會給你一張簽名照!”

    “不認識,沒有聽說過!”夏言馨淡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不識好歹,我可是龍少的女人,我很快就會成為這里的女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怎樣,像你這種貨色是永遠都沒有資格上龍少的床,跟你說你也不明白的。等著瞧,我一會讓你好看,哼!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為所有女人都你跟一樣,喜歡被男人玩!即便是明星,如果沒有起碼的道德,那也會讓人鄙視的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說完便轉身離去,她發誓以后不會再看這個女人的片了。

    藍玉兒氣得直跺腳,卻又拿夏言馨沒有辦法。只得強忍著怒火悻悻離去。

    夏言馨剛走到一處拐角,對面就傳來了鼓掌的聲音,一個穿著銀色西裝的男人漸漸從陰影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個有骨氣的女人,我喜歡!”葉歡臉上帶著那種極溫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言馨臉色微變,海天盛會上的遭遇給她印象太深刻了,從新聞媒體上她也知道因為她的曝光,那艘游輪被查封,相關的人員都受到了處罰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葉歡是被她狠狠地擺了一道,像他這種人應該是不會善罷甘體的,所以,她能躲他多遠就要躲多遠。

    轉身欲跑,他卻以最快的速度擋在了她的面前,“我可以救你出去!”

    最簡單的幾個字,卻讓夏言馨停下了腳步,疑惑地看著他,“你確定不弄死我?”

    葉歡聳了聳肩膀,抬頭四望了一圈,“這里不方便說話!”

    夏言馨點了點頭,好多仆人都在走動……

    十分鐘之后,她跟葉歡走進了一個單獨的房間。

    之前在海天盛會上,她沒有機會看清楚他的長相,此時,在燈光下,這么近距離地觀察著,她這才發現這個男人長得倒是非常養眼,五官俊秀,長眉長眸的,皮膚白皙,配著一身銀色的西裝,顯得有些十分妖孽陰柔。

    龍煜天的帥氣是霸道張揚,而葉歡的帥氣則是內斂陰柔的,如果換成長發,跟古代那些美女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看到我就躲?”葉歡一臉無害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懂的,海天盛會上,你們隨隨便便地弄死一個人,簡直就是殺人狂魔,如果我不躲就是腦子有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葉歡長眸微斂,“恐怕不是這樣吧!雖然海天盛會開展了很多年,但是我從來沒有殺過人!”

    夏言馨嗤笑,“我親眼所見,難道還有假?你們毒打了一個女孩子,把她扔到了大海里!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只是一個假相,那個女孩其實是一名間諜,混到郵輪上是為了制造破壞,作為郵輪的法人代表,我必須保證客人的安全。有時候手段雖然是過激了一些,但也不至于背上人命,要知道,我們生意人講究的是和氣生財,我可不會隨便給自己找麻煩的。”葉歡說得一本正經。

    夏言馨聳了聳肩膀,“人都死了,現在隨便由你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如果我讓你再次見到活的她,你就相信我嗎?”

    葉歡一臉的誠懇認真,夏言馨心里略有些動搖,“我害你損失了不少,你真的會放過我?”

    “這才是你真正躲避我的原因,你在心虛,因為你做了錯事,所以一直在不安恐懼,害怕我的報復。所以才不敢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,你說要救我出去,有什么條件?”

    “條件就是……你以后受雇于我,替我做事!你膽大心細,聰明機靈,又臨危不懼,我葉歡缺乏就是這樣的人才。我相信,我葉氏集團的待遇比米點傳媒能夠給你的待遇要優厚得多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還有那個瑪麗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等你來了我公司,我讓她做你的手下,聽憑你的管理!你正好可以出口惡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打算怎么帶我出去?”

    雖然夏言馨并不覺得葉歡的話完全可信,但是現在對于她來說,只要能夠帶她離開,讓她挨上一刀她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事情,你跟我來就可以了!”葉歡充滿了自信。

    派對正在進行之中,諸如此類的派對,無非是些有錢的公子哥聚到一起,玩點刺激的,每隔一段時間,龍煜天就會舉行一次。而今天的他,有些心不在焉……

    號稱青春玉女派掌門人的藍玉兒正跪在他的腿間,極其風/騷地賣弄風/情……

    “龍少,人家今天的裙子漂不漂亮嘛?”她故意將胸挺得很高,摩梭著他的長腿,化妝精至妝容的小臉在他的特別部份輕輕地蹭著,她很清楚自己的本事,沒有幾個男人能夠經得住她這樣的挑豆。

    龍煜天俊臉陰諱莫名,深邃的眸子一直往著某個房間的方向張望著……不知道為什么,在這個時候,他心里突然出現的是另外一道纖瘦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龍少……這樣舒服嗎?”藍玉兒極盡各種撩/人的姿勢,像蛇一樣纏上他的雙腿,聲音嬌嗔地討好著他。

    她是個聰明的女人,她很明白討好龍少能夠得到的好處比她演上十年的戲還要豐厚。更何況龍少英俊帥氣,比國際頂尖男模還要正點。就算一分錢也不出,她也愿意倒貼給他。只是可惜,此時龍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。無論她怎么賣力,他都不在狀態中。

    “莫尼卡,去把曼陀羅給我帶過來!”

    龍煜天無法再容忍藍玉兒張得血盆一樣的紅嘴巴,厭惡地一腳踹開了她,動作優雅地整理好被她弄亂的高檔西褲。

    在公子哥們的一陣哄笑聲中,藍玉兒非常狼狽地爬起來,裙子被擦破了一個大洞,露出白生生的肉,非常難堪。可是她還以為自己惹龍少生氣了,灰遛遛地站到一邊,不敢吭聲。

    莫尼卡走了一步,立即又站住了,“主人,她來了!”

    龍煜天抬頭看過去,一對男女正朝這邊走過來。

    穿著銀灰色西裝,黑色領結的男人風度翩翩,正是富商公子葉歡,而他身邊小巧玲瓏的小可人,正是他的曼陀羅夏言馨。

    夏言馨挽著葉歡的手臂,滿臉帶笑地跟他說著什么,臉上愉悅正是心情燦爛的表現。

    龍煜天俊臉立即布滿了陰霾,他從來不知道她笑起來是這么好看,不,她是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這么開心地笑過,而此時,她的美麗笑顏正對著另外一個男人綻放。

    龍煜天再也坐不住了,一股強烈的怒意涌上了心頭。

    綠茵茵的草地,這種綠色的小草絕不是外面那種野草,而是一種像絲絨般的名貴草種,光腳踩在上面感覺像地毯一樣柔軟,這里的樹木也不是隨隨便便的樹木,都是極具觀賞價格的珍稀名貴樹木。遠遠的可以看到一大片白色,紫色,藍色的花海,有風吹過,花浪滾滾,美不勝收,那些花兒開得極其妖冶。

    夏言馨看了很久,才想起來,那正是她以前在吊牌上面見識過的花兒,曼陀羅!

    難怪這里叫做曼陀羅山莊,看來主人是愛極了這種妖冶的花兒,以至于山莊被大片的曼陀羅花給包圍……

    這種爬藤類的花兒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,夏言馨心里聯想到的就是濃妝艷抹的女人纏在男人身上的情形。什么變/態男人會喜歡這種妖艷詭異的花!!

    跟著周媽繞了一大圈兒,夏言馨明白了兩件事情;

    第一,龍煜天很有錢,有錢到了逆天的地步,光那片上百畝的曼陀羅花海就需要上百名的花匠精心護理,更別說古堡數量眾多的傭人,私人獵場,私人健身房,私人機場,私人游艇,私人碼頭……她以前覺得,在S城擁有一套別墅,開著寶馬或者瑪莎拉蒂,穿著阿瑪尼,拿著蘋果手機的就是有錢人。現在她才知道,真正有錢人是龍煜天這種,擁著富可敵國的財富,卻過得隱世般的低調奢侈生活,看來財不露富真是千古真理啊!

    或者周媽說得對,他龍煜天從牙縫里隨便露一粒米兒,都可以讓那些普通百姓過上一年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,她一個人完全沒有可能是從這里逃出去,那五米多高的電網將這里繞了三層,每一個節點都配監控器,還有保鏢時時巡邏,要么她能夠長出翅膀,要么她變成尸體,否則是絕沒有可能從這里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數輛豪華跑車開進了莊園,原本寂靜的山莊變得熱鬧起來……

    夏言馨漫無目地在里面轉悠,尋找著每一個可以逃離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喂,你過來一下!”

    身后傳來一道很無禮的聲音,夏言馨轉過身,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站在她面前,仔細看過去,正是前一段時間火熱的《宮心變》里演晴文格格的清純女星藍玉兒……不過,今晚她完全沒有了熒幕上那般清純可人的模樣,穿著一件吊帶的晚禮服,沒有穿內衣,只墊著透明的胸貼,裙身是那種黑色的透視裝,上面貼滿亮晶晶的亮片,顯得性感撩人,妖艷萬分。

    看著夏言馨發愣,藍玉兒嫌棄地皺了皺眉頭,“想要簽名的話,我現在可沒有空。你過來給我把后背的拉鏈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沒有空!”夏言馨聳了聳肩膀,懶得理會,在沒有看到藍玉兒本人之前,她曾經還有一些美好的期待,現在夢想全部破滅了,她不喜歡藍玉兒這種趾高氣昂的調調。

    藍玉兒一向是傲慣了,哪里受得了夏言馨這般怠慢,張嘴就罵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真是賤骨頭,讓你給我做事是看起你……我告訴你,多少人求著想給我提鞋我都不樂意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轉過臉,眉頭微眉,“搞笑,真不知道你從哪里來的優越感?我憑什么要給你提鞋?”

    “你難道不知道嗎?我是當紅明星藍玉兒!給我打打下手沒準我會給你一張簽名照!”

    “不認識,沒有聽說過!”夏言馨淡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不識好歹,我可是龍少的女人,我很快就會成為這里的女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怎樣,像你這種貨色是永遠都沒有資格上龍少的床,跟你說你也不明白的。等著瞧,我一會讓你好看,哼!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為所有女人都你跟一樣,喜歡被男人玩!即便是明星,如果沒有起碼的道德,那也會讓人鄙視的。”

    夏言馨說完便轉身離去,她發誓以后不會再看這個女人的片了。

    藍玉兒氣得直跺腳,卻又拿夏言馨沒有辦法。只得強忍著怒火悻悻離去。

    夏言馨剛走到一處拐角,對面就傳來了鼓掌的聲音,一個穿著銀色西裝的男人漸漸從陰影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個有骨氣的女人,我喜歡!”葉歡臉上帶著那種極溫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夏言馨臉色微變,海天盛會上的遭遇給她印象太深刻了,從新聞媒體上她也知道因為她的曝光,那艘游輪被查封,相關的人員都受到了處罰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葉歡是被她狠狠地擺了一道,像他這種人應該是不會善罷甘體的,所以,她能躲他多遠就要躲多遠。

    轉身欲跑,他卻以最快的速度擋在了她的面前,“我可以救你出去!”

    最簡單的幾個字,卻讓夏言馨停下了腳步,疑惑地看著他,“你確定不弄死我?”

    葉歡聳了聳肩膀,抬頭四望了一圈,“這里不方便說話!”

    夏言馨點了點頭,好多仆人都在走動……

    十分鐘之后,她跟葉歡走進了一個單獨的房間。

    之前在海天盛會上,她沒有機會看清楚他的長相,此時,在燈光下,這么近距離地觀察著,她這才發現這個男人長得倒是非常養眼,五官俊秀,長眉長眸的,皮膚白皙,配著一身銀色的西裝,顯得有些十分妖孽陰柔。

    龍煜天的帥氣是霸道張揚,而葉歡的帥氣則是內斂陰柔的,如果換成長發,跟古代那些美女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看到我就躲?”葉歡一臉無害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懂的,海天盛會上,你們隨隨便便地弄死一個人,簡直就是殺人狂魔,如果我不躲就是腦子有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葉歡長眸微斂,“恐怕不是這樣吧!雖然海天盛會開展了很多年,但是我從來沒有殺過人!”

    夏言馨嗤笑,“我親眼所見,難道還有假?你們毒打了一個女孩子,把她扔到了大海里!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只是一個假相,那個女孩其實是一名間諜,混到郵輪上是為了制造破壞,作為郵輪的法人代表,我必須保證客人的安全。有時候手段雖然是過激了一些,但也不至于背上人命,要知道,我們生意人講究的是和氣生財,我可不會隨便給自己找麻煩的。”葉歡說得一本正經。

    夏言馨聳了聳肩膀,“人都死了,現在隨便由你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如果我讓你再次見到活的她,你就相信我嗎?”

    葉歡一臉的誠懇認真,夏言馨心里略有些動搖,“我害你損失了不少,你真的會放過我?”

    “這才是你真正躲避我的原因,你在心虛,因為你做了錯事,所以一直在不安恐懼,害怕我的報復。所以才不敢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,你說要救我出去,有什么條件?”

    “條件就是……你以后受雇于我,替我做事!你膽大心細,聰明機靈,又臨危不懼,我葉歡缺乏就是這樣的人才。我相信,我葉氏集團的待遇比米點傳媒能夠給你的待遇要優厚得多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還有那個瑪麗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等你來了我公司,我讓她做你的手下,聽憑你的管理!你正好可以出口惡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打算怎么帶我出去?”

    雖然夏言馨并不覺得葉歡的話完全可信,但是現在對于她來說,只要能夠帶她離開,讓她挨上一刀她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事情,你跟我來就可以了!”葉歡充滿了自信。

    派對正在進行之中,諸如此類的派對,無非是些有錢的公子哥聚到一起,玩點刺激的,每隔一段時間,龍煜天就會舉行一次。而今天的他,有些心不在焉……

    號稱青春玉女派掌門人的藍玉兒正跪在他的腿間,極其風/騷地賣弄風/情……

    “龍少,人家今天的裙子漂不漂亮嘛?”她故意將胸挺得很高,摩梭著他的長腿,化妝精至妝容的小臉在他的特別部份輕輕地蹭著,她很清楚自己的本事,沒有幾個男人能夠經得住她這樣的挑豆。

    龍煜天俊臉陰諱莫名,深邃的眸子一直往著某個房間的方向張望著……不知道為什么,在這個時候,他心里突然出現的是另外一道纖瘦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龍少……這樣舒服嗎?”藍玉兒極盡各種撩/人的姿勢,像蛇一樣纏上他的雙腿,聲音嬌嗔地討好著他。

    她是個聰明的女人,她很明白討好龍少能夠得到的好處比她演上十年的戲還要豐厚。更何況龍少英俊帥氣,比國際頂尖男模還要正點。就算一分錢也不出,她也愿意倒貼給他。只是可惜,此時龍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。無論她怎么賣力,他都不在狀態中。

    “莫尼卡,去把曼陀羅給我帶過來!”

    龍煜天無法再容忍藍玉兒張得血盆一樣的紅嘴巴,厭惡地一腳踹開了她,動作優雅地整理好被她弄亂的高檔西褲。

    在公子哥們的一陣哄笑聲中,藍玉兒非常狼狽地爬起來,裙子被擦破了一個大洞,露出白生生的肉,非常難堪。可是她還以為自己惹龍少生氣了,灰遛遛地站到一邊,不敢吭聲。

    莫尼卡走了一步,立即又站住了,“主人,她來了!”

    龍煜天抬頭看過去,一對男女正朝這邊走過來。

    穿著銀灰色西裝,黑色領結的男人風度翩翩,正是富商公子葉歡,而他身邊小巧玲瓏的小可人,正是他的曼陀羅夏言馨。

    夏言馨挽著葉歡的手臂,滿臉帶笑地跟他說著什么,臉上愉悅正是心情燦爛的表現。

    龍煜天俊臉立即布滿了陰霾,他從來不知道她笑起來是這么好看,不,她是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這么開心地笑過,而此時,她的美麗笑顏正對著另外一個男人綻放。

    龍煜天再也坐不住了,一股強烈的怒意涌上了心頭。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》,方便以后閱讀金鉆豪門:至尊帝少的盛寵最新章節更新連載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