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20.第1520章 原來如此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此時,龍靈兒的臥室里。

    阿芙麗在整夜守候,上半夜七點到十點這個時間段,她在沙發上面睡了一會。

    原本是計劃睡兩個小時,有讓龍靈兒在九點叫醒她的,結果龍靈兒并沒有叫醒她,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十點了。

    臥室里的燈調到了最暗,床上,龍靈兒已經睡熟了。今晚的主要任務就看著龍靈兒,不要讓她在夢游之中發生任何危險。

    阿芙麗站了起來,做了幾個引體向上的動作,來驅散自己越來越濃的困意,做完以后,抬頭看到龍靈兒翻了一個身,被子滑到了床下面來,她走到床邊,將被子拿了起來,再蓋到龍靈兒的身上。

    龍靈兒是側躺著,已然睡著了,昨晚那一鬧騰估計也沒有睡好,今晚這是加上了藥物的作用,所以睡得很早。她的手機屏幕開著,上面顯示的是一段沒有發出去的短信,“大叔,我想你了,還想兒子,我們和好吧!”

    短信還處于編輯狀態,她大約是猶豫了很久,阿芙麗默默地嘆了一口氣,將手機關機,放到了床頭柜上面來。

    這便將臺燈關掉,讓整個人臥室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默默地站到了窗子跟前,將窗簾拉開一條小縫看向外面,從這個角落可以看到湖面,夜色中的湖面非常平靜,只有一些熒火蟲在湖面上飛舞著,一點風都沒有,有些燥熱,她拿出來一根煙,點燃了。

    其實她不喜歡抽煙,也不太會抽煙,但是為了守夜,她不得不做點什么事情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手機震動起來,她拿出來一看,是史蒂芬給發給她的短信,“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很平常的四個字,她默默地敲了幾個字回復,“還行!”

    “好好照顧夫人,不要讓她出什么事情,這幾天可能有些難熬,但是渡過了這幾天之后,一切都會回歸到正常狀態了。”

    阿芙麗想了一會,又繼續道,“上次是我綁架了那個女人,你打算怎么處理我?”

    “總統閣下并沒有追究,算你走運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殺了她的話,那后果應該就不是這么簡單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別多想!你是聽命于夫人的,做什么事情也不是你一個人承擔責任……而且,還有我呢!”

    史蒂芬這話,到這里已然顯得很熱情了。阿芙麗沒有再回復了,這樣的夜晚,大約他也是剛剛忙完吧!同樣都為總統效命,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的辛苦和不易。

    關掉手機,扔到了沙發上面,阿芙麗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夜視鬧鐘,才十一點,時間可過得真慢。

    昨晚有一件事情她想不通,她記得自己出門的時候,有把臥室的門關上的,如果龍靈兒是在夢游狀態,那她是怎么打開門的?

    還是說,她自己忘了關門呢?

    阿芙麗又重新走到臥室后面,將臥室的門打開,又重新關上,檢查了一下,門鎖沒有任何問題……

    難道是有人故意打開了這扇門,然后讓龍靈兒走出去?

    如此想來,問題就更加嚴重了。

    重新將門加了反鎖,阿芙麗又回到了沙發上面,把手機拿出來,無聊地玩俄羅斯方塊。

    玩了一會,差不多十二點的時候,頭頂上又傳來了腳步聲,她記得很清楚,昨晚上就是三樓的這間房,她看到一個男人和女人在偷歡,此時的動靜比昨晚還大,看來上面的戰況很激烈啊。表面上看似寧靜的城堡,在夜里竟然如此的風騷。

    這樣的動靜大約持續了一個小時,突然上面傳來了什么東西摔翻的聲音,隨后就有腳步聲匆匆地從樓上下來。

    阿芙麗再也坐不住了,她急忙拉開了臥室的門,在門口探出頭,正好可以看到通向三樓的樓口,有一個男人冷漠地站著,地上跪著一個女人,衣衫不整,頭發凌亂,昏暗的光線下,她正低聲哭泣,“表哥,對不起,我知道錯了,我保證沒有下次了,請你原諒我!”

    “咳,咳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有咳嗽的聲音傳來,阿芙麗這便急忙回轉身,將臥室的門關上了。

    開燈,這便看到龍靈兒坐了起來,正在輕微地咳嗽著。

    阿芙麗連忙倒了一杯水給她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龍靈兒接過水杯,喝了一口,輕輕搖頭,“沒事,我就是剛才做了一個惡夢,夢見自己跳河了,嚇醒了,哎!”

    “沒事了,我在這里守著呢,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阿芙麗接過水杯,在床邊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龍靈兒搖了搖頭,“我不困了,你睡吧!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真的是有心理陰影了,別害怕,不會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睡了!”

    龍靈兒掀開被子坐了起來。默默地走進了洗手間,洗了一把臉,將凌亂的頭發整理了一下,這便走出來,將臥室里的燈全部打開了,然后拿起手機坐到了沙發上面。

    “餓了嗎?要不要我去給你做些宵夜?”

    阿芙麗想著,既然龍靈兒已經醒了,那應該就不會再做那樣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別管我,你去睡會吧!這幾天你一直在照顧我,也沒有怎么休息,現在去睡睡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阿芙麗沒有再說話,默默地靠在墻壁上。

    龍靈兒拿起手機,按下了夜煌的手機號碼……

    剛才在惡夢里,她夢見了自己掉到了冰冷的湖里,努力地掙扎著,感覺到了瀕死的威脅,那時候心里很難過,心里想到的人竟然就是夜煌。所以,此時醒來之后,無論如何也想要聽聽他的聲音。

    電話通了,她心中有些小小的激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睡了沒有……

    響了很久,電話才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睡嗎?”

    電話里終于傳來了他低沉而極富有磁性的嗓音,龍靈兒心里仍舊是那樣的激動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,即使是再生氣,心底仍舊是愛他的,這份感情抹煞不掉。

    “沒有……”她哽咽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早點睡吧!我還有事情要忙!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怔,分別了這么久,還以為他會有很多熱烈的思念想要說,想不到,他居然就這么冷漠地說了兩個字,就要掛電話了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給他打的電話,怎么會讓他輕易地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兒子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既然想著要走,還在乎兒子嗎?”他的聲音帶著一絲責任。

    “這還不是因為你,如果不是把那個女人帶回來,我會離家出走嗎?”龍靈兒有些難過,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差點死了呢!

    如果不是阿芙麗及時救了她,現在她就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,他還會有機會對她說這些話嗎?

    “是你心胸太狹隘,你總是不能意識到自己在做什么。你有考慮過你自己一時的沖動,會給你身邊的人帶來什么樣可怕的后果嗎?”夜煌仍舊是責備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我現在感覺你一直在扮演著我父親的角色?我不需要你來指責我,就算我做得不對,那也是因為你,新婚之夜,你給那個女人打電話,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你真的把我當成傻子嗎?”

    “事情不是想象中的那樣,既然你選擇了愛我,就應該知道會面臨一個什么樣的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想說了,我就不應該打這個電話!”

    不等他說完,她就掛斷了電話,原本還以為打通了這個電話之后,他的態度會有所改變,想不到,他竟然還是這樣,居然也不分青紅皂白地責怪了她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之后,她覺得莫名的沮喪,窩在沙發上面,雙手抱著膝蓋發呆。

    此時,在臥室里的唐清雪推開門走出來,走廊里很安靜,也沒有看到銀魂十九的身影。

    這家伙三更半夜的去哪里了?

    她********走下來,路過醫療室時,發現有些異常。

    忍不住進去看了一眼,發現那個少清居然跟香兒躺在一起,他親昵地抱著她,那場面讓人有些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默默地又退了出來,關上門。

    這一轉身便撞到了一個人,正是銀魂十九,“老公,你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這大半夜的,你去哪里了?我還以為你夢游了呢?”唐清雪非常焦急。

    “沒事,我就隨便走走,好了,回去睡覺吧!”

    銀魂十九拉著唐清雪的手上樓,對他自己的行蹤卻是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這一夜,唐清雪抱著銀魂十九睡得很香……

    次日上午,早餐廳里,唐清雪正專注地喂念念喝奶,銀魂十九突然道,“讓憐心離開這里吧!”

    唐清雪抬眸看了他一眼,“為什么啊?她現在在這里不是做得好好的嗎?”

    “她在這里不好!”銀魂十九淡定地吃著早餐,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怎么還帶著有色眼鏡看憐心呢?我覺得她現在做得很好啊!”

    銀魂十九放下刀叉站了起來,拿著餐巾紙擦嘴,臉色很冷,“我覺得她并不適合呆在這里,她離開之后,這里會更平靜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此時,憐心縮在角落里,眼神畏懼地看著銀魂十九,一句話也不敢說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