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2.第1382章 劫個色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龍靈兒費盡了力氣地勸唐清雪跟她一起走,哪知道唐清雪卻是鐵了心的不肯離開,反倒是說了一些很過份的。龍靈兒生氣地轉身,準備離開,結果一伙身強力壯的男人堵在了門口。

    “你們什么人?”龍靈兒往后退了幾步,這四個男人戴著墨鏡,看著來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要對她下手,有什么事情沖著我來,她與這件事情無關,她是無關的人。”

    唐清雪突然沖了出來,攔在了龍靈兒的面前,對那幾個男人吼道。一聲女人的冷哼從外面傳來,這幾個男人讓開了一條路,一道紅色的身影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那女人長頭發,穿著一件紅色的長風衣,戴著墨鏡,正是龍靈兒之前看到的出現在阿芙麗相機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走到唐清雪的面前,緩緩摘下了墨鏡,“我處心積慮地好不容易把她騙過來,她又怎么是無關的人呢?怎么說呢,其實她比你更重要,畢竟她是總統的女人,而你什么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唐清雪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女人,“小言……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我,不然你以為還能是誰呢?閃開!”小言用力地推開了唐清雪,揮了揮手,吩咐身后的保鏢,“把她們都給我帶走,今天可是收獲了一對豐富的獵物啊。”

    小言先是搜了龍靈兒的身,將她的手機等通訊設備拿走了,這才吩咐那保鏢將唐清雪和龍靈兒都戴上了手銬,趕到了一輛貨車的后車廂里。深厚的車廂門重重地關上,還被上了鎖,幾分鐘之后,車子搖搖晃晃的出發了。

    小言跟幾名保鏢坐在前面的駕駛室里,唐清雪和龍靈兒坐在封閉的車廂里,唯有一扇透明的玻璃窗子隔開著。

    龍靈兒用力地拍打著那玻璃,喊著停車,唐清雪拉著她坐了下來,“別費勁了,坐下來吧!”

    車子很快離開了市區,四周的喧鬧也漸漸地變得安靜……

    唐清雪非常愧疚地看著龍靈兒,“都是我連累了你!靈兒,剛才那些話,是我說的氣話,我想激你走,所以才故意那樣說的,你可千萬別往心里去啊?”

    龍靈兒點了點頭,伸手抓住了唐清雪的手,“我又不傻,我看出來了,你是為了我好。清雪,到現在我還有些不明白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唐清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“剛才那個小言,以前是夜煞家里的一名女傭,后來專門服侍唐芳菲的。在夜煌上臺的那一段時間,這女人就跟著一群的女傭全部逃掉了。她現在是替薛紹華在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薛紹華!!薛家人也在這里?”

    龍靈兒震驚了,唐清雪默默地點頭,龍靈兒看著唐清雪臉上的那道傷痕,“這是誰踏馬的做的?簡直沒有人性。”

    唐清雪尷尬地伸手,慢慢地撫著自己左臉頰上的疤痕,淚眼婆娑,“是夜煞做的……最后那一段時間,他癱煥了,一直坐在輪椅上,你知道的,我對他一直恨之入骨,恨不得殺了他。可是,夜煌卻想讓他活著,有一天晚上,我被一陣劇痛驚醒了,睜開眼睛,看著到夜煞坐在輪椅上,手里拿著一把刀,他對我笑得很猙獰,他說他把他的名字刻在我的臉上,說我這一輩子生是他的人,死是他的鬼。那一段時間我痛不欲生,后來夜煌好像被人給帶走了,我一個人離開了,到了國外,我一個人在外國流浪了一段時間,我突然很想家,想見你,想回去了。于是我買好了機票,打算回去,結果遇到了小言,她把我帶到這個城市,并且派人暗中守著我,不讓我離開,我試過很多次,想與你聯系,可是每次都被她的人發現……”

    龍靈兒眉頭緊鎖,輕拍著她的肩膀,“真想不到,那個喪心病狂的家伙,竟然這樣對你!你放心吧,等我們回去之后,我會給你找最好的美容醫生,將你的臉上的疤痕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,你剛才說,銀魂十九還活著?”唐清雪激動地問道,其實剛才龍靈兒提到銀魂十九還活著的時候,她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一直以為龍靈兒是為了哄她回去而故意這樣說的,所以,她的心里一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直到此時,她心里仍舊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龍靈兒用力地點頭:“對,十九他還活著……據說是,有一段時間你給他一直扎針,所以他的腦瘤好了,眼睛也復明了。不過好景不長,因為他一直滿世界地找你,又急又憂,所以很快就又復發了,眼睛又失明了。石頭管家原本是想找到你,給他重新扎針的,但是一直找不到你。只好讓醫生動了手術。”

    “手術成功嗎?”唐清雪急急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成功……”龍靈兒語氣有些猶豫。

    “那剛才說什么最后一面是什么意思?”唐清雪還是很急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為,一直找不到你,石頭叔銀魂十九一直呆在國內,肯定會觸景傷情,怕他傷心,石頭叔打算帶著他移民國外。如果你現在不回去的話,將來可能就見不到他了。”龍靈兒將銀魂十九失憶的細節給隱瞞了,她不想讓唐清雪受任何刺激。

    唐清雪雙手交握在一起,默默地點頭,“他沒事就好!我未必能回得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,我這一次過來就是想帶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說那信,我沒有給你寫信……哦,對,以前曾經寫過一信,但是被她搜走了!”唐清雪說道。

    龍靈兒點頭,“我知道了,是小言模仿了你的字跡,故意騙我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唉,我知道都是因為你太在乎我了,才會上她的當,這個女人,因為唐芳菲的事情而對我非常妒恨,若不是薛紹華讓她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,她早就對我下手了。”唐清雪感嘆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的,有我在,她不敢對你怎么樣的!”龍靈兒重重地下了承諾,以前她懷孕的時候,就是唐清雪一直在身邊保駕護航著,否則她也不可能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唐清雪身體往后靠,“你怎么就一個人來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帶了一名特工,其實之前也派人來這里找過你,都沒有消息,我是心里覺得始終放不下,所以才決定親自來一趟。是背著夜煌來的,不敢帶太多的人,怕走漏了風聲到時候他肯定不讓我出來。小言那女人,就是利用了我們的好奇心,將我們給分開了。我現在還不知道阿芙麗到底怎么樣了,不知道她有沒有受傷?”

    龍靈兒也嘆息了一聲,坐下來,與唐清雪同一個勢姿背靠在車壁上,車子搖搖晃晃,開了將近三個小時才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下車!”

    車門終始打開了,小言已經不見了行蹤,只有幾名保鏢守在旁邊。龍靈兒先跳下來,然后伸手扶著唐清雪下車。

    這應該是在郊區,山谷之間有一幢房子,外墻皮脫落,看起來有些年頭了。房子外面有一棵大樹,一名保鏢靠著大樹在抽煙。

    押送她們進來的保鏢與那保鏢打了聲招呼,說著一些她們也聽不懂的當地話。

    進了屋之后,這才發現里面似乎還裝修得不錯,看起來有些檔次,而且似乎是最新裝修不久。

    “少爺,她們帶來了!”

    有保鏢喊了一聲,緊閉的房門內才傳來了嬌滴滴的聲音,“你們這些蠢貨,少爺現在很忙,來了就來了,又不什么貴客,讓她們在外面站著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保鏢們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客廳里,就只剩下龍靈兒與唐清雪兩個人了。

    龍靈兒扶著唐清雪坐在了沙發上,雖然手腕上戴了手銬,但還是可以做一些簡單的動作,龍靈兒給唐清雪開了一罐礦泉水,看到桌面上的果盤里有糕點,又拿了幾塊過來,“吃點吧!不用客氣的!反正是他們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龍靈兒調皮的樣子,唐清雪這一段時間的抑郁頓時消了不少,笑了笑,也沒有客氣,接過糕點就吃。

    就在兩個人在外面喝水吃東西的時候,從房間里傳來了女人肖魂的浪聲:“啊……啊……人家要死了,快一點,就是這樣,用力點,啊,啊……”男人的低沉的吼聲也隨之傳來,“******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的床似乎承受不住了,被搖得咚咚直響,墻壁都被撞得直響。

    唐清雪臉皮薄,知道這房間里的男女在激戰,不得由臉紅地低下頭,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龍靈兒倒是很自由,她的目光四處游走,在尋找能夠派上用場的東西,遠處,有一臺電話,龍靈匆匆地走過去,要是能給阿芙麗打個電話就好了,人剛剛走過去,拿起話筒還沒有來得及拔打。

    里面的動靜終于是停了下來,那女滴滴的聲音又傳了出來,“薛少好棒啊,人家快要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乖,以后要好好給我辦事,我會好好賞賜你的!”男人浪蕩的聲音隨后傳出來。

    門開了,薛紹華的身影走出來,他倒是西裝革領,穿著整整齊齊的,但是他身邊的小言,卻只穿了一套睡衣,披散著頭發走出來。臉上都是曖未的紅潮。挽著薛紹華的手臂,走得一路是搖曳生姿,高傲得仿佛是這里的女主人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