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7.第1367章 被動的愛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對于父親謝向南的警告,謝婉根本是不屑一顧,如今,父親的職位是一步步的高升,她作為謝家的嬌嬌女更是自信心暴漲。

    “龍靈兒算什么,她沒有權沒有勢的,她根本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錯了,你還記得唐芳菲嗎?她本來是夜煌的未婚妻,你再看看她如今的下場。”謝向南板著臉非常嚴肅地說道,他是個非常善于總結和觀察的人。背著手站了起來,身形挺得筆直。如果不是因為他善于把握了機會,今天也不會走到這一步。身在高位,也是踩著同僚的骨頭上來的,絕不允許再出任何差錯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助別人威風,滅自己志氣啊,唐芳菲怎么能跟我比啊!她們唐家,不過是醫生,一點勢力都沒有。而我不同,爸爸你兵權在握,比那儒弱的唐醫生一門要強勢得多了。”謝婉狠狠地跺著腳,小臉上都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謝向南猛然轉身,一雙虎目怒視著自己年幼無知的女兒,“唐家的確是弱了一些,但是你別忘了,唐芳菲身后的真正勢力是薛家。你看到沒有,今天的薛家是什么下場……”

    謝向南的語氣非常沉重,幾乎是吼出來的,作為一名老軍人,身上本來就有那種渾厚的煞氣,這么一吼嘯聲音是極震撼的。

    謝婉被震住了,低下頭,還小聲地喃喃了幾句,“薛家是那薛震國是跟著夜煞的,如果他們不輔佐夜煞,肯定不會有今天這個下場。爸爸你怎么拿這件事情來相提并論,依我看,那龍靈兒也沒有什么背景,你別把她妖魔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別忘了,她給夜煌生了一個兒子!!!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樣,我要是嫁給了夜煌,我可以給他生一打的兒子。”

    “閉嘴,以后不許你再說這樣的鬼話,總統閣下一天沒有說要娶你,你就不能自動送上去,聽懂了沒有!你給我安份守己的,全天下多少雙眼睛都盯著你看著,稍有差池就永不翻身。再說了,我謝向南的女兒也沒有這么賤!!”

    在謝向南的咆吼之下,謝婉不敢再鬧騰了,默默地低下頭,往自己的房間走去。走了幾步想到了什么,又停了下來,轉身回頭看,“爸爸,明天能不能讓幾名女傭跟我過去啊,那些老家伙真是惡心死了,我好討厭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閉嘴!讓女傭去干的話你的名聲就掃地了。不許想其他的,老老實實地給我干滿一個月。”

    面對著嚴厲的父親,謝婉不敢再辯駁了,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一想到明天還要六點鐘去做義工,她心里真是五味雜陳。

    清晨,總統府,燦爛的陽光從奢華的歐式大窗子之間照射進來,滿臥室都是溫暖的光暈在跳動著,就在這美好的清晨,龍靈兒睜開了眼睛,她是被吻醒的。

    睜開眼睛,可以看到夜煌正在專注地親吻著她。

    他應該是剛洗過澡,頭發濕濕地粘在額頭上,精赤著上半身,結實的肌肉上面還沾染著水珠,渾身散發著著淡淡的肥皂水香味兒。

    什么衣服也沒有穿,只有腰間圍了一條白色的浴巾,大清晨的,他就這樣趴在她的身側,單手支持著身體,低下頭慢慢地吻著她的唇,他的氣息籠罩著她的面部,弄得她癢癢的。

    她笑了,伸手推開了他,“快八點了,我們的總統閣下今天不工作嗎?”

    “今天陪老婆!休假……”

    夜煌拿開她的手,再次低下頭吻住了她的唇,撬開她的唇舌,霸道而又激烈地掠奪著她唇齒間的清香味兒,他很喜歡她嘴里的味道,是那樣的清馨淡雅。

    龍靈兒漸漸由抗拒轉變成了接受,自從謝婉的介入以來,她跟夜煌之間陸陸續續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爭執,兩個人基本上是沒有什么夫妻生活。最近沒有了謝婉在眼前礙事,她也算是落到了一個耳目清靜,心里也大好,在夜煌火熱的親吻之下,她的呼吸漸漸地凌亂起來,小臉漸漸地發燙發熱,身不由己地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動情地擁吻著。

    纏情的吻漸吻漸深,他的雙手也漸漸地變得不老實,伸手扯開了她的睡衣,恣意地入侵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要不要做點防護措施!”

    就在她迷亂之中,她被他翻轉了過來,兩個人的身體漸漸地融合在一起,她這才如夢初醒一般,發現他并沒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。

    他的大手握著她的嫩腰,喘息激烈,“不要那個,總感覺隔了一些什么,只有這樣毫無防備地跟你在一起,才會更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會懷孕的……”

    夜煌吻著她雪白的肩膀,他的氣息噴薄在她的皮膚上,毛孔都在微微地顫栗著:“嗯,再給我生一個兒子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驚呼,“不要,不要,我不要再生了,我又不是豬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不等她的話說完,夜煌的進攻更加猛烈起來,她腦海里頓時被一連串快樂的小火花所占據,嗯嗯唔唔的再也說不出一個囫圇句子來了。

    這真是一個讓人醉心的清晨,陽光曬進來,將一雙溫情纏綿的影子印在了墻壁上,拉長……

    纏情過后,龍靈兒在夜煌的臂彎里又疲憊地睡了一覺,再次醒來的時候,夜煌已經不在了。

    起床打開衣柜,慢慢地挑選著里面的衣服,心情好,覺得時間都是快樂的,最近幾天,她又訂制了幾條漂亮的裙子,手停在了一件粉色的襯衣與千格鳥的背帶窄裙上面,嗯,換個花樣,換種心情。

    她將衣服從衣柜里拉出來,給自己換上,對著鏡子欣賞了一下,看起來仍舊很嫩的樣子,一抹笑意浮現在了嘴角。

    走出臥室,正好看到阿芙麗抱著報紙進來,她順手拿了一疊,坐在沙發上面開始喝牛奶。

    客廳的另一角,Sunny坐在嬰兒車上面,手里拿著一塊牙咬膠,正肯得帶勁,保姆在旁邊哄著他玩。

    翻開報紙,龍靈兒便看到了今天的新聞頭條,報道的居然是謝婉的事跡,還配了一張大幅的照片,照片上,謝婉正在倒馬桶,還一臉享受的樣子,旁邊的標題是:新時代的正能量,歌訟新時代女性謝婉,敬老愛老模范……

    嘿嘿,還真是充滿了正能量啊!龍靈兒看完將報紙擱到了一邊,捧著牛奶喝著,阿芙麗正好路過,瞟了一眼報紙上的內容,也是輕輕地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都一個星期了,她還真能堅持的,我還以為她做不到三天就要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手指敲了敲報紙,“你以為啊,我估計她天天都想跑路,然而,當然是沒有機會給她的啦!”

    “龍小姐真是英明,如果不是那些記者天天蹲守著,她也早就跑路了!”阿芙麗笑。

    龍靈兒點了點頭,杯里的牛奶也已經見底了,她放下杯子。

    看著客廳里夜煌似乎不在,這便壓低了聲音,“夜煌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是這樣的,史蒂芬回來了,就在大概半個小時之前。現在總統閣下正在接見他,兩個人很久沒有見面了,估計會長談的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點了點頭,“上次,你答應過我的,帶我去見一次林摯,你看今天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是有答應過你,但是現在不行!現在不是成熟的時機。”

    看著阿芙麗一臉的為難,龍靈兒只得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說實話,她一直就想不明白林摯為什么就要承認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覺得龍小姐您不要再糾結這個問題了,他自己都召認了,而且證據確著,想洗脫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伸手從桌面上的花瓶里抽了一朵玫瑰,在指間把玩著,“阿芙麗,我這個人向來率直,為人也不喜歡欠別人的情。現如今,我是欠了林摯一個人情,總之,我不能放任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在利用您,您不欠他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好了,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,我不跟你討論了,總之,等這件事情冷淡下來了,你再給我找一個機會,我一定要見他一次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龍小姐,我盡力去做吧!”阿芙麗為難地說道。

    一個月的義工生活終于結束了,謝婉居然也沒有在家休養幾天,第二天就早早地來總統府上班了。

    龍靈兒起了一個大早,在二號過道口,與謝婉不期而遇……

    “龍小姐,早安!”謝婉主動打招呼,笑容有些僵滯,顯然不是那么發自肺腑的。

    龍靈兒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很久,好奇地問道,“請問你是?”

    謝婉心里非常苦逼,但強忍著笑容,“我是謝婉啊,一個月不見,龍小姐不記得我了嗎?”

    龍靈兒裝作非常震驚的樣子來,“啊……是謝婉啊!我怎么會不記得你呢。我只是沒有認出來,你這瘦了很多,又曬黑了,皮膚這么干燥發黃,完全跟以前判若兩人了啊!哎,這CC霜擦得太厚了,跟僵尸一樣!”

    謝婉尷尬地笑容再也擠不出來了,的確,她這一個月是受盡了煎熬,每天六點就要起來去照顧那些太婆,每天陪著她們在院子里曬太陽,給她們洗衣服被子,端茶送水的,她又累又曬的,早已經憔悴不堪,今天是擦了很厚的CC霜才能夠掩飾住的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