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6.第1306章 血染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深夜十點了,行宮之內還燈火通明,奢華的大客廳里,天鵝絨的大沙發上面,唐芳菲手里抱著一件大衣,正默默地守候著。

    唐云也是睡不著,穿著睡衣到處瞎逛,雖然也唐芳菲同樣都是薛氏所生,但從小受到的教育程度也是不一樣。唐芳菲有專門的被培養過,無論內涵與氣質,平時的素養都比唐云要好得多。而唐云則因為是自己是私生子的身份,從小也缺乏恰當的教養,所以,即便是住在這像征著皇家威嚴的行宮,還依舊我行我素的,就這樣穿著睡衣大大咧咧地從樓梯上走出來。

    唐芳菲看到這里,便有些不太舒服了,畢竟這里是她的家,是她的男人,唐云穿著這樣的睡衣,分明是有意地勾引,眼神略略不滿地瞟過來,身邊的小言低聲道,“哎,大小姐怎么能穿這么透明的睡衣在大廳里逛,搞得其他男人都把持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唐芳菲煩燥地將茶杯重重地擲到了桌面上,小言嚇得立即閉嘴,不敢再吱聲了。

    唐云滿臉堆笑地走過來,她似乎根本沒有看到唐芳菲有任何的異常,還是非常親密地走過來,拉住了唐芳菲的手臂,“三妹,你怎么這么晚了還不睡?”

    唐芳菲尷尬一笑,“我在等我老公回來,你呢,怎么不睡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啊,我就隨便逛逛,看到大廳里有燈光,就下面看看唄,我陪你一起等吧!正好,我也有事求夜煞。”

    唐云是個很自我為中心的人,她不太善于查顏觀色,一點也看不出來唐芳菲的怒火已經在燃燒了。伸手拿了桌面上水果盤子里的一粒桔子,一邊剝著吃,一邊斜斜地躺著。

    這件睡衣是絲質的,近身看倒是沒有什么,但是遠了看,那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里面的輪廓和形狀……

    唐芳菲越看越惱火,“大姐,你去把衣服了,這睡衣穿著大客廳里晃,多不雅觀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里面又不是沒有穿內衣,再說了,夜煞又不是外人。”她一辯一辯地吃著桔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唐芳菲又不方便明說,被噎得無語,正準備起身,小言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,低聲道,“夫人,那邊……”

    唐芳菲抬眸看過去,唐清雪居然也從樓上下來了,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裙,披散著長發,蒼白的臉上帶著一抹虛弱,看上去有一種我見猶憐的柔美。

    唐芳菲看到這里就內傷了,踏馬的,明明只是懷孕而已,干嘛要裝出這一副得了癌癥要死的樣子。

    轉眼間,唐清雪已經走到了她們兩個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唐芳菲看著她笑,卻并沒有打招呼,唐云卻是按納不住地站了起來,“這么晚也不睡,到處晃悠,也不怕把肚子里的野種給晃掉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旁邊的唐芳菲聽到這野種兩個字,心里生生地一驚,不由得多看了唐云一眼,急忙向她使眼神。

    然而,唐云一看到唐清雪,就像打了雞血似的興奮起來,根本停不下來。

    唐清雪纖眉緊皺,“哪里來的烏鴉,真是吵死了,保羅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遠處的老管家匆匆地趕了過來,“唐小姐!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唐清雪指向唐云,“這個女人,我看著她就心煩,你把她哄走吧!”

    保羅彎腰點頭,轉身對唐云道,“唐姑娘,您請吧!”

    這您請吧三個字,語氣雖然委宛,但意思卻很清楚,是直接想將她趕出這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唐云一下就懵了,她只顧著得意,忘了這里是夜煞的行宮,而唐清雪雖然不是這里的女主人,但是擁有的權力卻跟女主人無異。唐清雪是有資格趕她走的。

    生氣道,“你怎么能趕我走?我可是你家夫人的姐姐,是你們的貴客。”

    保羅一時怔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哼,貴客!!你還知道自己是客人嗎?穿著這樣,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個蕩婦!”唐清雪似乎是故意跟她作對,出口的都是譏誚的話,唐云一聽更加惱火了,“唐清雪,你才是個蕩婦,你明明嫁給了夜煞,卻在外面跟一個瞎子廝混,懷了別人的野種,給總統戴了一個大大的綠帽子,居然還有臉在這里罵我!”

    唐云嗓門又大,這一嗓子吼得整個城堡里的人都能聽得見。

    唐芳菲暗暗感覺到好笑,似乎這樣把唐清雪的丑事能挖掘出來也不錯,反正遲早有一天會傳到夜煞的耳朵里去。

    “唐云,你的意思是指夜煞是個傻子嗎?他還不如你聰明嗎?”唐清雪也不生氣,只是淡淡地譏誚著。

    “當然了,如果他稍微聰明一點,怎么會容忍自己的女人懷著別人的野種!!他真是蠢到極了……”唐云只顧著一味泄憤,沒有想到夜煞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閉嘴,誰在這里吵吵鬧鬧的!”

    一聲暴喝從大門口傳來,頓時整個大廳鴉雀無聲。夜煞的身影從大門口走進來,那陰沉的臉上帶著濃濃的怒氣,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話而生氣,還是因為政務上的事情煩心。總之,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差……

    唐芳菲反映最快,連忙拿起手里的大衣迎了上去,非常體貼地幫夜煞披上,“老公,外面風寒,你趕緊披上吧!免得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,一邊挽住了夜煞的手臂,一邊體貼地說道,“我讓廚房給你燉了鹿鞭湯,用來補身體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夜煞并沒有理會她,而是凌厲看著唐云,“你剛才說我愚蠢透了?”

    唐云也是大膽,心里覺得自己是對的,便直說道,“難道不是嗎?唐清雪分明是懷著別人的孩子,而還把她當個寶似的,你就不覺得難堪嗎?”

    夜煞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,沒有哪個男人愿意戴綠帽子,而且還是當眾被人戳穿,“閉嘴,你這蠢貨,這里不是你唐家,由不得你這樣胡鬧,來人,給我撐嘴!”

    唐云一聽便懵了,越發著急地辯解,“我說的是真的,唐清雪跟那個瞎子早就好上了,他們是情投意合的,他們早就睡了,這孩子肯定是他的,你不信把這孩子打胎下來,查一下DNA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唐云的話音剛落,伽藍帶著兩名保鏢過來,左右架住,一左一右地扇著耳光,狠狠地打了十個嘴巴子。把唐云的臉都打腫了……

    唐芳菲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,半天才魂魄歸體,“老公,老公,唐云今天一定是發燒把腦子燒壞了,你就放過她這一回吧!”

    夜煞冷哼了一聲,“如此不知死活的女人,你怎么可以把她留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錯,我明天就把她帶走!”

    唐芳菲連忙使了眼色,吩咐兩名女傭拖著唐云回房間,唐云的兩邊臉都被打腫了,腫得老高,委曲的滿臉是淚,卻也不敢再開口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臉色這么憔悴,怎么不去睡覺?”

    夜煞這才轉身看向唐清雪,語氣里帶著溫柔。

    唐清雪低頭一笑,“聽著你回來得晚,我特意在這里等你,你沒有回來,我也睡不著啊。”

    夜煞心里也是舒坦,這女人懷上了他的孩子,也漸漸地向著他了。

    “嗯,也知道疼人了。走,我們去吃點東西,一點跟你一起睡!”

    夜煞擁著唐清雪走向餐廳……

    看著這兩人相擁而去的身影,唐芳菲氣得臉都綠了,默默地站在原地,恨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為什么,她用盡了全力,也爭不過唐清雪在夜煞心里的位置?

    餐廳里,唐清雪與夜煞坐在一起,看著夜煞愁眉不展,唐清雪關切道,“怎么啦,最近是不是有很多事情不順心?”

    夜煞長嘆了一口氣,“還不都是姓薛的那個老東西,我一手提拔他當了國防陪長,他現在居然處處與我頂撞,很多事情都與我背道而馳,還跟姓歐的幾名將軍都走得很近,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居心。”

    唐清雪知道夜煞是個疑心極重的人,對任何人都抱著三分懷疑,難怪今晚對唐云下如此的手,看來他心里是對薛家不滿意。

    笑了笑道,“有些人恃寵而驕,給了他太多的權力,以致于他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夜煞看了唐清雪一眼,并沒有再發表任何觀點。

    看著夜煞似乎不太贊同這個觀點,唐清雪又笑了,“我對政治不太懂,隨便瞎說的,你千萬不要在意。對于治病救人,我倒是善長,其他的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夜煞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,“你的任務就是好好養著身體,安心地等孩子出生,其他的事情別去想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的玫瑰花燕窩羹到了!”管家保羅將那一盅玫瑰花羹端了上來。

    夜煞看了保羅一眼,命令道:“以后,她的飲食都要最好的,保證營養跟著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總統閣下!”保羅恭敬地說道。

    唐清雪低下頭,拿著瓷勺子輕輕地攪拌了一下,然后先舀了一勺五喂給夜煞,“你嘗嘗看,這玫瑰花燉燕窩感覺怎么樣?”

    隔壁老王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