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0.第1230章 致命一擊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龍靈兒離開了夜煌的病房之后,就沒有打算離開醫院,一整天都坐在唐清雪的辦公室里……

    電視里正在播報著新聞。

    “今天上午十點,我們尊敬的總統閣下在夜家古堡參加國防部長的婚禮上,遭遇槍擊事件。現在身受重傷,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。目前,那名殺手已經倉惶逃離。現在國安部發出懸賞告示,懸賞一千萬收集該狙擊槍手的相關線索,有知情請與我們新聞中心聯系。在這種危難的時刻,讓我們一起為總統閣下祈福,希望他早日恢復健康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難過地看著電視,特別是說到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的時候,忍不住眼淚又吧嗒吧嗒地掉下來。

    唐清雪從電腦前面站起來,伸手關掉了電腦,扶著龍靈兒的肩膀搖了搖,“別難過了,他不會有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沒的聽見新聞里說嗎?他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剛才進病房的時候,有見他戴著氧氣面罩嗎?”唐清雪反問。

    龍靈兒怔了一會,搖了搖頭,“沒有戴……但是他的臉色很蒼白……”

    唐清雪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,“我不知道新聞媒體上宣布是什么,我只知道……沒戴氧氣面罩說明應該不是很嚴重。走吧,我們去吃點東西,你啊,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,再這樣下去,等他好了出來,你又該進去了。就算不為自己,也要為你肚子里孩子著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唐清雪的勸說下,龍靈兒走出醫院,剛到大門口,就看到一群的士兵族擁著一道苗條的身影走出來。

    定睛看時,正是唐芳菲,剛剛當上新娘子的她,臉上的妝容依舊是那么的嬌艷,換掉婚紗之后,她換了一身比較低深的藍色正裝,不過,臉上的妝容依舊是很艷麗,她是從一輛軍車上面下來的,那輛軍車正是夜煞的坐騎,紅色的地毯一直鋪到了車門口,她所到之處,兩邊更是有持槍的士兵在保護著,看來這國防部長夫人的身份讓她很受用。

    她拿了一捧鮮花沿著地毯走進醫院,身后,是一大堆的媒體在圍追堵截地拍照。

    龍靈兒看到她就火大,“清雪,不是說夜煌住院是一件保密的事情嗎?怎么她也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很顯然,她應該是代表夜煞來看望夜煌的……至于為什么知道,你覺得以夜煞的勢力,想要在帝都就醫而又完全隱瞞著,那種可能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好吧!這的確瞞不過,不過,看到這個女人我就討厭!”

    看著唐芳菲妖嬈地走向電梯,龍靈兒就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“別管她了,其實,你倆現在倒成了袖裡了,以后相處的機會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,去吃飯……”

    其實龍靈兒也沒有什么心情吃飯,在外面胡亂地跟唐清雪吃了一些東西塞肚子。回來的時候,正好唐芳菲離開,兩個人正好大門口相偶。

    此時,新聞媒體的記者早已經退去了,閑雜人等早已經被士兵們隔絕在了醫院的外圍。其實從夜煌入院的那一刻起,整個人醫院就已經對外停止營業,一些病人也被陸續地轉移。此時,基本上醫院是清靜的了。

    唐芳菲高傲地抬起下巴,走到龍靈兒的身邊時,低笑了一聲,“看來,你很快就要守寡了。”

    那聲音說得極低,只有龍靈兒一個人才能夠聽見,其實她也是根據唐芳菲的口型判斷出來的。唐芳菲說完,便是極優雅地掩嘴一笑,走了幾步,正好與唐清雪擦肩而過,刻意也停留了一分鐘,“二姐,總有一天,你會為自己站錯了隊伍而后悔的。不過,也很感激你的傻和愚蠢,否則今天我也不會坐到這位置來。順便說一下,夜煞真的是一個極好的男人,對我溫存體貼至極。”

    “唐芳菲,我告訴你,你得意不了幾天……”唐清雪轉過身就要跟上去罵唐芳菲,結果一名軍官走過來,攔住了唐清雪,“女士,請您與夜夫人保持距離,否則我們會采取非常的行動。”

    威脅之色溢于言情,唐芳菲在上車的那一瞬間,更是得意地對唐清雪譏笑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些士兵護送著那輛軍車而去。

    龍靈兒上前拉著唐清雪的手,唐清雪還是很生氣,“你看到沒有,她都張狂成什么樣子了!”

    龍靈兒笑了,“真不知道她從哪里來的傲氣,明明是撿你吃剩下的,還當個寶似的。哎,這人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。所以,別跟她一般見識著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氣不過,看不慣她這樣的傲氣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實你也很清楚夜煞是個什么樣的男人,以后估計她的日子也不好過。算了,別生氣,我們進去吧!”龍靈兒拉著唐清雪的手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這一夜,龍靈兒與唐清雪都住在醫院的宿舍里,她躺在床上,卻是一點睡意也沒有,不知道為什么,總覺得會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,到后半夜,她實在是撐不住了,才迷迷糊糊地睡著了。

    就在龍靈兒睡著不到十分鐘之后,一隊特種兵像黑色的陰影一樣悄然地涌出來,慢慢地將醫院的大樓給包圍起來了。

    原本在值守的特工們,一個個倒下……

    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色之中,突然一道身影重重地推開了那間特殘病房的門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地一聲,那聲音并不太大,但是這在夜煌聽起來,卻是非常響亮,他知道,該來的終于來了。

    罩在臉上的氧氣罩被人拔去了,房間里的燈扭亮了,夜煌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站在他面前的,正是夜煞……他已然褪去了一身的喜慶禮服西裝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深色的軍服,這身制服,配著那幽暗而嗜血的眸子,這讓他的臉看起來有些猙獰。這本軍裝就是他的本來面目,穿上這身制服,他就露出了自己兇殘而貪婪的本性。

    此時,站在夜煌面前,夜煞的目光之中閃爍著興奮與刺激……

    “我早就說過,你拿走了不屬于你自己的東西,遲早是要還回來的!怎么樣?現在感覺很憤怒吧?如果害怕的話,你可以喊出來,不過,外面那些特工已經被我的人給全部做掉了。沒有做掉也已經棄暗投明了。我經營了二十年的夜帝國,怎么會可能讓你這個只有二年時間的外來者。”夜煞好不得意,為了走到今天這一步,他籌謀已久。如今,也算是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夜煌臉色平靜,“我并不是外來者,而且,這總統的位置并不屬于你。你父親……包括你的先祖,都不是夜家族的嫡傳人,你們都是沒有資格坐這個位置的。如果不是因為我們意外的穿越,你可能根本不姓夜,給了你們這么多年的榮華富貴,你們應該感恩戴德才對。”

    夜煞仰天冷笑,“口說無憑,其實爭執這些毫無意義……等明天一早,各大新聞媒體就會競相報道,他們所敬愛的總統已經悲痛地離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廣大人民就會這樣讓你堂而皇之地坐上總統之位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你死了,我是不二的總統人選。”

    夜煌聽完,突然冷笑了幾聲,“你以為他們不會去尋找真相嗎?”

    “真相!!真相是什么?天下的子民都是愚蠢的,跟羊群一樣,我說什么,他們就信什么,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英雄來崇拜。我是他們的英雄,你死了以后,誰還會記得你啊??”夜煞的樣子非常狂妄。

    “作為一個國家的精神領袖,他應該是德才兼備,而你暗殺前總統,無德。你根本沒有能力打理國家,無才,你這樣一個無德無才的人。就算是把夜帝國交給你,你能讓子民們過上安居樂業的幸福生活嗎?”夜煌平靜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夜煌,你少給我廢話了。我不是圣僧,我沒有責任拯救天下蒼生。像你這樣仁慈的人,最后的下場只有下地獄。子民們喜歡被奴役,他們要是敢不服我,我就用暴力,誰反我殺誰。這樣我不信統領不了這群白癡!那些老百姓,不過是為我創造經濟價值的奴隸而已,我才懶得管他們的精神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無可救藥了!”夜煌嘆息著搖頭。

    “少廢話了,你馬上就要死了,還有什么臨終的遺言要說的嗎?”夜煞手里的槍已經無情地指在了夜煌的太陽穴。

    不過,他今晚并不打算用槍殺夜煌。因為夜煌白天早已經中了槍,現在生命垂危,他只需要一根手指頭,就可以讓夜煌自然而然地死去。大不了,到時候把責任栽嫁給醫院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,那個殺客是不是你派來的?”夜煌平靜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的確是我派來的,想要殺你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為了這件事情操碎了心!無數次的密謀之后,今天總算是大功告成了。夜煌,你知道嗎?你這輩子最不該做的事情就是搶了別人的東西,現在,我就親手送你去地獄……”夜煞眼里閃過一抹狠光,手上用足了力度,掐住了夜煌的喉嚨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