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93.第1193章 那畫面太美不敢看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龍靈兒這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,酒喝得太多,整個人都是暈暈乎乎的,坐起來伸了個懶腰,猛然想起,昨晚似乎跟一個男人睡在一起,掀開被子一看,我去!!身上的衣服竟然……真的脫了!轉頭看了一下,自己的衣服扔在地上,內衣小褲褲什么的,非常曖昧地扔得滿地都是。

    雙手抱著頭,她努力地想著,唯一的記憶就是,她抱著那個男人,將他當成了夜煌,而且還是她主動的。天哪,要糟糕了!

    她從床上慌慌張張地跳了下來,胡亂地給自己穿上衣服,推開臥室的門走出來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銀赫從浴室里出來,這家伙似乎剛洗完澡,連睡衣也沒有穿,腰間只圍了一條白色的浴巾,將性感的身形展露無疑。

    龍靈兒一想到昨晚上發生的事情,心里使來了火,抓起枕頭沒頭沒腦地朝著銀赫一頓狂揍,“死變……態……我一直將你當成好兄弟,你妹的,居然趁著我喝酒了非禮我。看我今天非奄了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銀赫伸出手臂來擋著,龍靈兒左打右打,那枕頭很快就被打爛了,白色的鴨絨飛得滿天都是。

    “喂,別打了,別打了,再打就要打壞了……”銀赫大聲地喊著,一邊后退一邊仍舊拿著雙手擋著。

    龍靈兒手里的枕頭很快就變成空布袋了,她還不解恨,又抓起了桌面上水果盤里的一把水果刀,沖著銀赫奔了過來,“我要閹割了你!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銀赫被龍靈兒給追得滿客廳亂蹦亂跳的,最后狼狽地把圍在腰間的浴巾給跑掉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!!”龍靈兒看到那玩意兒,尖叫起來,連忙捂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銀赫也是滿臉通紅,急忙雙手往下交錯,護住下面的重點部份……

    “龍大俠女,龍姐姐,龍仙女,你要冷靜好嗎?求你冷靜,沖動是魔鬼啊!你知不知道你此時的行為很危險啊!你要是真的傷了我的小弟弟,我們金銀島就要滅國了!從此以后,島主之位無人繼承了,這后果很嚴重的,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你還知道后果嚴重!!當時就不該對我……”龍靈兒生氣地吼道,睜開眼睛立即又掩上,“快把褲子穿上,別玷污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喂,這很好看的好不好?你真的,居然還嫌棄……”銀赫一邊穿褲子一邊委曲地說道,“你先冷靜一下,不管你昨晚發生了什么事情,都與我無關。你昨天是喝多了,但是我絕對沒有非禮你,我銀赫這一點人品還是有的。雖然我很喜歡你,但是這種喜歡是建立在尊重你的基礎上的。我用我的小弟弟發誓,我絕對沒有碰你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再睜開眼睛,銀赫已經穿好了褲子,正一臉驚惶地看著她,伸手指了指她手里的水果刀,“放下吧,怪嚇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別糊弄我,昨晚我房間里有男人,我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對,的確是有男人,但那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自己的手機哎……幸虧我機智,扶你回房的時候,幫你的手機開了監控視頻,不然我今天就要跳亞馬遜河流了。”銀赫長嘆了一聲,無可奈何地聳肩膀。

    龍靈兒半信半疑地扔下了刀子,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手機就放在桌面上,用一本書壓著,攝像頭的方向正對著床上,不過,大約是因為錄了一晚上,手機沒有電自動關機了。

    龍靈兒趕緊插上了充電器,抬頭時,發現銀赫賊兮兮地站在臥室的門口,龍靈兒瞪著他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給分享一下!”銀赫朝著她騷包地甩了一個眼神。

    龍靈兒刀子直接飛了過去,“分你個頭啊,滾!”

    銀赫嚇得立即閃了,那刀子掉到了地上,他擦汗,“幸好刀法不準!你看來真不適合玩刀!!”

    “出去,出去!!想要看自己找個女人脫光了演示一下就行了。”龍靈兒起身,走到門口,強行拉著門往外關。

    銀赫被她推了出去,“你真是……都把我給教壞了,人家很純潔的好嗎?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龍靈兒踹了他一腳,趁著他抽身的時候,她迅速地把門關上了。

    回到床邊,充電正好充到了一格,于是可以開機了……

    調出昨晚的視頻,她有些緊張,生怕是什么可怕的男人……然而,她看到的卻是夜煌,視頻上顯示,夜煌走了進來,輕輕地吻了她的臉頰,醉后的她將他抱緊了,然后兩個人吻在一起,他動手脫她的衣服……剛脫完,似乎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勁,轉過頭,對著攝像頭微微一笑,然后將她的胸衣蓋在了攝像頭上面,再后來,后面的畫面都是黑的,隱約只能聽見他粗重的喘息聲,還有她含糊不清的嬰寧聲。

    看完視頻,龍靈兒整個人臉都紅了。

    混蛋啊,夜煌故意讓銀赫將她從總統府帶出來,然后深夜半更的趁著她睡了非禮她,好生氣。不過生氣之余,還有一種甜蜜的感覺。

    她躺下來,又將剛才的視頻重新看了三次,每次看到他對著鏡頭笑的樣子,她就勾起了唇角,心里滿滿的都是幸福的滋味。

    突然來了一個短信,她嚇了一跳,翻來一看,是夜煌發來的,“欠債已還,兩清了!”

    她抿唇一笑,“我有總統閣下的艷……照!要挾再來一晚,否則我就發到網上去!”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我也有一張!你的!”

    龍靈兒抓狂了,這貨居然還跟他較上了,“哼,我是個無名小卒,別人才不在乎呢。而你就不同了,可是尊重的總統閣下,相信全國的女性同胞都想知道總統閣下的尺寸和長短!”

    “說對了,我是總統,所以,我相信,你是發布不上去的……就算發到網絡上,也會被秒刪,還有特工會找上門來!給你提供免費一個月的拘留生活!”

    龍靈兒無語了,這家伙,又拿總統的權力來壓她了。正準備再回復他的短信,突然手機閃動起來,定睛一看,是唐清雪打來的。

    “靈兒,你現在在哪里?”唐清雪的聲音里透著一股深深的悲傷。

    “清雪,怎么啦?我,我跟銀赫在一起,我們在一家酒店里!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靈兒,你能夠馬上趕回來嗎?我很難過,超級超級難過的!”唐清雪聲音哽咽著。

    “好的,你等我,我這就回來!!”

    掛斷電話,龍靈兒匆匆地收拾了一下東西,轉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喂,靈兒,那些公司的資料你看了沒有?”銀赫在刷牙,探出身子看了她一眼,滿嘴的白沫沫。

    “你先幫我處理著,我有事情先走了。”龍靈兒頭也不回地離去。

    唐家,龍靈兒匆匆地回來,在大門口,與正準備出門的唐芳菲擦肩而過,唐芳菲眼里有著深深的,不可捉摸的笑意。不知道,為什么,看著她的眼神,龍靈兒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,仿佛這女人又在醞釀什么不好的陰謀。

    走進小院,看到大門緊緊地閉著,龍靈兒抬手敲門,“清雪,清雪,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良久,唐清雪才來開門,龍靈兒進門之后,唐清雪立即又將門給緊緊地關上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龍靈兒看到唐清雪的一雙眼睛哭得紅腫,看著受了很大的委曲一樣。伸手給她來了一個溫暖的擁抱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誰欺負你了?夜煞?”

    唐清雪沒有說話,難過地搖著頭,她從房間里拿出來一張紙條,“這是……我早上從我的首飾盒子里底下翻出來的。其實我也沒有什么首飾,那個盒子裝的都是一些小發夾什么的,平時是小珠在整理。今天,我心血來潮,自己整理了一下,結果就發現了這個。”

    龍靈兒接過紙條,打開來一看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我一直在猶豫,不知道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你。我在想,如果告訴你的話,你也許會更加難過。如果不告訴你,你一輩子也會被蒙在鼓里!考慮再三,我還是寫下來,藏在這里,也許你發現這張紙條的時候我已經死了,其實從我聽到那番對話的時候起,我就知道,我可能命不久矣了,正因為如此,才不敢告訴你。那天,我從夫人的窗子底下路過,偷聽到了夫人的對話,夫人承認了殺害小姐生母的事情,還偷偷地將一箱子珠寶藏在了薛家。那一箱子珠寶也許就是她殺害小姐生母的關鍵證據,而且,那還是小姐將來的嫁妝!無論如何,請小姐將那箱子珠寶找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看完紙條,龍靈兒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。此時,對于小珠的死,總算是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知。

    “看來,小珠不是被唐云殺的,而是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小珠身中數刀,也不知道哪一刀是致命!或許是唐云所為,或者是唐云跟其他兇手一起做的。總之,不能放過薛氏。”唐清雪生氣地說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餐時候,唐家一家人正在吃飯,唐清雪突然放下筷子,對唐仕則道,“爸爸……我記得小時候,我媽有一箱子珠寶,她說過要留給我做嫁妝的。我現在也長大了,那些珠寶應該交給我自己來打理了吧!”

    薛氏坐在旁邊,聽到這里,臉色立即就變得很難看起來……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