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0.第910章 身上的香水味

作者:楚韻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豪格莊園……

    皚皚的白雪將整個莊園都鍍上了一層厚厚的銀妝素裹,本來就非常寂靜的莊園,寒冷的冬夜里,傭人也早已經回房休息,這樣安靜的夜晚,可以聽得見雪花飄落的聲音。一朵一朵仿佛飄在心弦上。

    對于小莫來說,這又是一個不眠之夜……

    “鐺,鐺,鐺……”

    古老的壁鐘發出低沉的聲音,每到午夜十二點鐘聲敲響的時候,她就會醒過來。

    臥室很寬敞很深,手捧著星光的天使造形壁燈散發著朦朧的光線,壁爐的火光已經熄滅,但碳火還亮著,臥室里很溫暖。

    之前有一段時間,老是覺得肚子里的小寶寶在動,可是自從上次跟夏言馨一起去做過b超之后,說寶寶安然無恙之后,她竟然真的再也沒有過那樣的奇怪感覺了,難道那真的只是幻覺?

    只是,她仍舊會想起自己曾經在沙漠生命輪回的地下遺跡里徘徊,始終覺得這個孩子有些問題……很擔心的是,將來這孩子生下來的時候不像她,也不像莫尼卡,而是像夢中的那個人那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正胡亂地想著,突然傳來了輕輕地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太太,先生回來了!”

    極低的聲音在門口傳來,小莫應了一聲,披上外套坐了起來。最近莫尼卡特別忙,總是弄到很晚才回來,而她總是要等到他回來之后,才能夠安下心來睡覺。

    剛走出臥室,莫尼卡的身影已經是匆匆地迎了上來,直接將小莫抱了起來,“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以后深更半夜的不要爬起來,會著涼的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將她抱了起來,大步往臥室里走。他的毛昵大衣上面還沾染著雪花,在進入臥室之后,那些小雪花便快速地融化成一滴滴小水珠。

    他將她塞進被子里,將她裹得嚴嚴實實,這才安心。

    “以后忙得太晚就不要回來了,就在酒店里住吧!外面風雪又大,容易出事。”小莫往上坐了一點,抱著被子,看著莫尼卡脫掉大衣,解掉圍巾掛在衣帽間。他的臉頰凍得通紅。

    的確,在這樣寒冷的冬季,大雪之后,夜晚路面結冰,車輪子打滑,很容易出事故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怎么舍得老婆一個人留在家里。”莫尼卡脫掉外套之后并沒有急著上床,而是坐到壁爐旁邊,添了一些木材,將火光拔亮了一些,然后坐在沙發上面,一邊喝酒,一邊烘烤著自己。

    小莫也睡不著了,抱著枕頭,看著溫暖的火光映在莫尼卡的臉上,輕笑,“都老夫老婆了,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的,我們才剛剛結婚不久好不好?”莫尼卡笑道。

    的確,雖然兩個人在一起很多年了,但是因為當初被索菲婭坑了一把,他們倆渡過了漫長的十年之約,年中才剛剛注冊拿到結婚證,所以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兩個人還是新婚燕爾。也得虧兩個人長情,如果換作了其他的情侶,在沒有孩子,又沒有注冊結婚的情況下,很難相守到十年的。

    明亮的火光映在莫尼卡的臉上,他的五官輪廓依舊很清晰,就像歲月根本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。不過,跟年輕時候不一樣的是,莫尼卡學會了蓄胡子,下頜上留了那一抹性感的小胡子,讓他看起來更加成熟,更具有男人味。難怪那些小蘿莉都喜歡大叔了,男人真是越成熟越有味道。

    “肚子餓了沒有?”

    莫尼卡烤得全身都溫暖了,這才走到大床旁邊,脫掉身上的毛衣鉆進被子里來。

    因為在外面呆的時間太長,他身上都是冷的,如果就這樣鉆進被子去,一定會凍到她。所以,每次回來他都要先把自己烤溫暖的再鉆進來。

    雖然小莫并不介意,但是他依舊每次都這樣做。

    “不餓……晚餐吃得很飽很飽……”她將頭依在他的懷里,突然間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,像百合花的味道,她側過頭看了看,他的襯衣上面似乎還隱約沾染著口紅。

    “噫?你出去泡妞了?老實交待,怎么會有口紅?”小莫笑問著他,其實她心里也并沒有懷疑的態度,只是半開玩笑地問著。

    “有嗎?”

    莫尼卡疑惑地反問,坐直了身體,將襯衣脫了下來,認真放到燈下看了看,果然有一抹淡淡的紅色唇印。

    “晚上參加朋友的聚會,好像有一個女賓喝醉了,撞到了我跟前,我伸手扶了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艷福不淺啊!居然有美女投懷送抱,怎么就沒有繼續發展一下呢?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不相信我嗎?”莫尼卡一臉的無辜。

    致我們已經拋棄的愛情

    小莫笑著,拿手指戳了戳他的額頭,“量你不敢!否則我跟你兒子不會原諒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知道了,不會的啦!睡吧!”莫尼卡將壁燈關掉,鉆進被子里,從背后抱住了小莫,小莫蜷縮著身子,安穩地窩在他的懷里,很快就沉沉地睡著了。

    朦朧之中,她覺得有個女人站在她的床頭,她猛然從夢中清醒過來……

    睜開眼睛,天已大亮,窗子雖然關閉著,但是簾子已經拉開了一條小縫,有光線照射進來。

    臥室里仍舊溫暖如春,身邊的莫尼卡早已經不見了,那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,天不亮就起床出去運動,這么冷的天氣,他還會去冬泳……

    小莫伸了一個,突然又想起剛才那詭異的身影,左右看了看,根本沒有任何身影。

    起床之后,披上大衣,站在妝鏡面前照了照自己的肚子,似乎比昨天又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突然瞥見桌面上有一條疊成心形的紙條,上面還壓著一枝鮮紅的玫瑰花,她微笑著拿起玫瑰花,放在鼻尖輕輕地嗅了嗅,這便拆開了小紙條。

    一行漂亮的法文字跡,如一條長青藤,上面串著各種好看的花朵一樣。莫尼卡的法文寫得非常漂亮,每次寫字就像畫畫。跟著莫尼卡呆了這么多年,小莫的法文也是非常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先去忙了,今晚晚點回來,你不用等我!愛你的老公!”

    短短的一句話,包涵著濃濃的溫暖,小莫微笑著將紙條又重新疊回原形,放回桌面上。

    早餐非常豐盛,小莫胃口很好,一邊自己吃,一邊割了一根火腿喂阿笨,阿笨是一條哈士奇狗,其實小莫并不喜歡養寵物,從小到大的習慣,她覺得養些貓貓狗狗的很麻煩,想到哪里去也要帶著,所以,她從來不養寵物。

    但是阿笨卻是個例外,阿笨是小莫撿回來的,當時才二個月大,后腿上被什么撞傷了,被主人扔在馬路邊的一只紙箱,血染了大半個紙箱,嗷嗷地叫著,別提多凄慘。當時小莫看著這條狗,就想起自己的童年,于是就將它撿了回來,并且取名阿笨。在她的精心照顧下,阿笨慢慢長大,腿上的傷也好了,日益強壯,現在直立站起來,前爪可以搭到小莫的肩膀了。是一條純種的狗,就是性子溫順,而且特別笨。

    “夫人,先生說不能讓阿笨來餐廳,您懷著身孕不宜碰動物的。”女傭安娜在旁邊提醒道。

    小莫卻不顧不管,仍舊是開心地逗著阿笨,烤香腸她咬一半,然后一半扔給阿笨,阿笨在空中跳躍著,一口就將香腸叼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寵物身上帶著鉤形蟲,會影響胎兒的發育……”安娜還在旁邊小聲地說著,小莫卻仍舊不理會,自己玩自己的。

    安娜突然匆匆地走了出去,片刻之后,又飛快地跑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夫人,門外有個女巫師求見!”

    小莫抬頭看了安娜一眼,幾乎是忍不住要笑出來了:“女巫師?這都什么年頭了,居然還有這種職業,讓她走吧!既然是女巫師,那一定是擁有魔法咯,擁有魔法的人還需要靠出賣自己的技能賺錢生活嗎?”

    難道漫漫隆冬,這些人沒有辦法生活,都要到靠這種行騙的方法賺錢了嗎?

    安娜認真道,“她說,她已經猜到了您會這么說,然后她說她不是為了錢,她不需要錢!”

    “喲,還真是算得準,不過這也沒有什么,像這種人,大多都懂點心理心,基本能夠推測出各種人群的心理……不為錢,那她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說了,她說夫人心里藏著一件非常緊要的事情,如果夫人想要解決,就找她進來。另外,她還讓我把這瓶香水交給您。”

    安娜遞過來一只黑色的香水瓶。

    小莫拿在手里認真地看了又看,這香水瓶造型有點像小黑裙,很典雅,但卻并不是什么名貴的奢侈品牌貨,法國的香水品種非常多,從十幾元到上萬的都有,光從香水瓶的外表就可以判斷出來一二。很顯然,這瓶香水應該不是什么值錢貨,大約在二十法朗左右……

    看了半天,她也看不出來有什么特別的,良久,她擰開了香水瓶的蓋子,一股熟悉的香味飄了出來,她聞了之后臉色立即就變了。

    “去請她進來!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!”

    安娜雖然不知道這女巫師有什么特別的,但是從小莫的臉上她可以看出來,這女巫師非同尋常。因為她家的女主人是個絕對聰明睿智的人,沒有人可以在她面前蒙哄過關的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名干瘦的女人由安娜帶了進來,她穿著一件齊踝的黑色長裙,帶著斗蓬,很典型的法國女人,鼻尖有些尖刻,眼睛又細又長,給人的感覺就是特別妖氣,是那種充滿了神秘感的妖氣。

    !!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