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 (求月票)

作者:二將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少帥你老婆又跑了一號紅人陸少的暖婚新妻法醫狂妃惹火999次:喬爺,壞!征服游戲:野性小妻難馴服天價小嬌妻:總裁的33日索情重生軍婚:首長,早上好!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雖然馮俊才早有耳聞,劍盾的老板兼總工程師是一個尚在讀書的大三生,但是真等看到真人后,還是被對方的年輕震驚到了。

    看起來也就才20歲。

    “真年輕啊!”馮俊才心里感慨道。

    年紀輕輕就開發出劍盾這樣的系統,聽說在人工智能領域也頗有建樹,這樣的人,未來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進來的陳序迎上來道:“馮總監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,罪過罪過啊~”

    馮俊才笑道:“陳總客氣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簡單的寒暄后,雙方各自就座。

    無論是陳序還是馮俊才,都不是喜歡婆婆媽媽的人,開門見山、直奔主題。

    孟祥賀代表劍盾。

    馮俊才代表小咪。

    雙方展開了一場拉鋸戰式的談判。

    省略一番勾心斗角的心里描述。

    大概一個小時后,雙方僵持住了。

    陳序開出的條件是:劍盾手機安全衛士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換小咪一億現金投資+旗下全系手機預裝軟件。

    而馮俊才的開出的條件差不多,但是要求百分之四十的股份。

    雙方的心理價位差距有些大。

    眼看談判進行不下去了,馮俊才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陳序也是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劍盾這邊也在等米下鍋呢,再拉不到投資的話,只能退而求其次,接受那些vc風投了。不過那樣一來,劍盾未來會走很多的彎路。

    陳序說:“馮總監,能不能給雷總打個電話,我想跟他聊兩句。”

    馮俊才點頭同意后,拿出手機找到老板號碼撥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接通后,把手機遞給了陳序。

    眼看著陳序拿著手機離開了會議室,馮俊才心里卻是不以為然,如果他的意見能被輕易推翻,那他又何必來這里?

    隨后跟孟祥賀有說有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拋開各自立場不談,兩個經理人之間無仇無怨,反倒是有些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十五分鐘后,馮俊才看到那個年輕人笑容滿面的進來了。

    “噯,什么意思啊?”馮俊才腦海里電光火石之間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老板被這個年輕人說服了。

    “不會的,老板那么老奸巨猾的一個人,怎么可能被一個毛還沒長全的小年輕三言兩語說服呢?”

    不過事情往往就是這么讓人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當馮俊才親耳從話筒里聽到老板說,接受劍盾提出的條件后,一下子傻眼了。

    這尼瑪的不對啊,那個年輕人到底對他們老板使了什么魔咒了,竟然就這么輕而易舉的被說服了?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跟陳序和孟祥賀握手后,馮俊才帶著一肚子疑惑離開了劍盾會議室。

    剛上車,馮俊才便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撥打給雷軍。

    電話剛接通,還不等馮俊才說話,雷軍把剛剛跟陳序之間的對話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馮俊才聽完后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劍盾總經理辦公室,孟祥賀也是好奇的不行,問陳序到底是怎么說服雷軍的?

    陳序笑道:“你知道2019年,小咪的戰略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孟祥賀點點頭嗯了一聲。這個他當然知道,要不然也不配坐在談判桌上。

    最近這幾年,小咪跟華威之間火藥味十足。

    比如華威容耀部門負責人,諷刺紅咪是假4800萬像素;

    再比如,華威某位常務董事就曾公開評論小咪,說小咪是一個屌絲品牌,不甘心只做屌絲用戶,轉去做高大上的品牌,恐怕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還說小咪不再發燒,更不再有性價比,失去初心失去自我,屌絲們會用腳投票的。忠言逆耳,善意提醒。

    雷軍被懟的火冒三丈,然后在發布會上公開回應: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!

    今年年初在公司年會上,雷軍宣布2019年,小咪將正式啟動“手機+aiot”雙引擎戰略,這是小咪未來五年的核心戰略。

    而所謂aiot,就是ai+iot,即人工智能+物聯網平臺,這是小咪破局的關鍵!

    而小咪也正是這么做的。

    小咪的產品真得太多了,除了手機電視這兩樣比較出名的外,還有耳機、音響、除濕器、插板、鼠標、路由器、電視貓、只能門鎖、行車記錄儀、攝像機云臺、智能手表、電動擦地機、掃地機器人、聯網空調、洗烘干一體機等,很多很多產品。

    關鍵的是,這些產品做的還都不錯。

    孟祥賀腦海里回憶著這些資料,同時考慮陳序說這話什么意思?

    陳序:“既然你知道,那你知道物聯網最大的威脅是什么嗎?“

    孟祥賀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陳序:“安全!安全是物聯網最重要的一環,如果這一環被人攻破了,將會給小咪造成致命打擊。

    你想想看,如果你家用了小咪的智能門鎖,而我只要敲兩個代碼就能把你家門打開,你說誰還敢用小咪的產品?

    小咪為什么要打造安全中心?就是想補上這最重要的一環。

    可惜,小咪產品做的不錯,但是安全水平也就那樣吧,即使加上金山衛士也不能打。”

    孟祥賀大概明白陳序跟雷軍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陳序站起身后,笑說:“對了,我還跟他講,像上次發布會上那種攻擊屬于常規攻擊,我起碼還有十種非常規攻擊手段可以無聲無息突破他手機安全系統。”

    孟祥賀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流毗!

    這是威脅!

    赤果果的威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賀剛來中海已經2個月了。

    說實話,他還是不怎么適應大都市的生活節奏,感覺太浮躁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他老是想他老媽。

    每天都要跟老媽通話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像人家說的那樣戀母情節,就是他父親走的早,是母親一手把他們姐弟拉扯大的,這么多年了,一個人孤零零的,閨女兒子都不在身邊,感覺太孤單了。

    他決定了,等手藝學成后回老家市里去開店。

    此時他正在學校附近一家汽車連鎖裝潢店里,幫人貼膜呢!

    他已經到這家店里三天了。

    技術來源于實踐,想最快學成出山,最好的辦法當然親自動手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像那些普通班的學生現在還在學理論呢,只有他們這些精英班的學生才能早早出來實習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~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聽到師傅的呵斥聲,賀剛立馬回過神來,繃緊了手里汽車膜。

    正在裁剪的汽車膜的裝潢師傅說:“好好學,等出師了找個大店上班,不要聽你們學校忽悠,開什么鳥毛裝潢店,我告訴你,你兜不住。

    汽車裝潢店不是那么好開的,你只看到人家賺錢了,卻不知道有多少人賠的精光。”

    賀剛說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汽車裝潢師傅又自顧自說:“一年36000的學費,真是錢多燒的慌。不要說36000了,給我3600我就包教包會……”

    賀剛就聽著,也會犟嘴。

    這么貴當然是有這么貴的道理,但他不會跟這個野路子出身的裝潢師傅說,說了他也不會聽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30歲左右的青年喊道:“噯,賀剛,幫我洗個車,我去上廁所。”

    賀剛轉頭看了一眼,原來是他同學鄭建華,對方跟他一樣,也在這個店里實習。

    因為學校跟汽車店有約定,學員學習的同時,要幫汽車店做一些工作,比如洗車、換輪胎之類的。當然,汽車店也會給工資,要不然誰干啊?

    他這個同學做事喜歡偷奸耍滑,而且喜歡利用她,明明說好了一人一天,卻總是找借口讓自己幫他干。

    賀剛說:“我幫你洗,你蹲廁所玩手機是吧?”

    鄭建華嬉皮笑臉說:“什么玩手機啊,我真得肚子疼。幫我頂一下,我先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賀剛只是不想跟他計較,但卻不傻,沒有去幫他洗車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,鄭建華回來發現,車子還停在那里沒動彈。

    臉色一下變了,走過來皮笑肉不笑的說:“哎賀剛,我讓你幫我洗個車這么難啊?”

    賀剛說:“前天下午我幫你洗車,你蹲廁所玩手機,然后我昨天接電話,讓你幫我擦下車,你就喊手疼。所以以后就各洗各的。”

    鄭建華沒再嬉皮笑臉,而是換成了一副惡狠狠的面孔:“你tm說話挺雕的嘛,信不信我找人打你個畢養的?”

    賀剛臉色也變了,指著鄭建華的鼻子說:“你有本事再罵一句。”

    鄭建華又換了副嘴臉,嗤笑道:“我罵你怎么啦?你個煞筆狂個雞掰毛,有本事你來打我啊,打啊!”

    說著鄭建華還把臉往賀剛面前湊。

    賀剛拳頭僅僅捏起,然后又放開。

    他不傻,現在是嚴打期間,動手打人后果很嚴重,而且對方明顯在激將法。

    鄭建華一看他不敢動手,又換了副面孔,不屑道:“你媽隔壁的,看著挺大個塊頭的,原來也是個慫逼……”

    鄭建華話沒說完,賀剛已經揮舞著拳頭沖上來了,對著他的臉一陣狂毆,“cnm……cnm……你再罵我媽一句試試,老子寧愿去蹲大獄也弄死你個煞筆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鄭建華一臉鮮血,裝潢店里的員工紛紛過來拉架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……賀剛別打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賀剛……快松手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現場紛紛擾擾之時,一臉寶藍色寶馬從路口拐了進來……

    ()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