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0章 發布會

作者:菟絲子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醫毒雙絕:冥王的天才寵妃完美世界雪鷹領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陸爵云一路狂奔跑出醫院,來到自己的紅色法拉利面前,他拉開車門,快速坐上駕駛座。系安全帶,拉手剎,啟動車,動作一氣呵成。

    繞過醫院最難走且人流量最大的十字路口,陸爵云戴上藍牙耳機,開始撥打陸爵風的電話。

    一次,兩次,三次,陸爵風的手機一直沒有人接聽。

    就連馬東的手機也一直是正在通話中。

    陸爵云嘆口氣,打開手機直播,聽著現場的采訪聲,猛踩油門直奔陸宅。現在去發布現場已經沒有多少意義,家里只怕已經亂成一團,還是先回去穩住他們再說。

    發布會上。

    記者們還在提問,陸爵風不徐不疾,淡定的回答著記者們的問題。

    關于鑒定的真實性,陸爵風很堅定的表示一切屬實,如果有人懷疑,可以親自驗證。

    記者們面面相覷,一時間搞不清陸爵風這話是威脅還是為了自證清白。

    “陸先生,如果您和陸老先生并非父子關系的話,那么請問您的親生父親又會是誰呢?”

    “陸政臨先生和徐婉寧女士一直以來都是江城模范夫妻,這其中是否還有其他隱情?”

    “陸先生,您是否有找回親生父親的打算?”

    記者們的提問一個接一個,大有把徐婉寧推向火坑的嫌疑。

    陸爵風眉微皺,目光中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陰冷:“各位是打算讓司法人員重新復述一遍?”

    記者們愣了一下,依稀記得司法鑒定人員后續報道的內容,陸爵風兄弟不僅和陸政臨沒有血緣關系,和徐婉寧也沒有。

    只是當時大家太過震驚,自動忽略了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下面是我要說的第三件事。”陸爵風冷眼掃過現場的記者,眾人瞬間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而正在看直播的網友們也跟著激動起來,還有第三件事?難道陸氏還有更勁爆的丑聞?

    “陸家是不是準備做網紅公司了,這新聞一個接一個,明星都沒他們那么多料。”

    “支持陸家C位出道,上演一部陸家傳奇。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好心人做個總結啊?這瓜吃的有點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現場。

    陸爵風冰冷孤傲的雙眸看向臺下,聲音里透著令人不敢忤逆的威壓:“這件事,希望諸位管住自己的嘴和手中的筆,如果有人添油加醋中傷我的家人,我一定不會輕饒。”

    記者們被陸爵風周身環繞著的冰涼氣息所震懾,忙收斂起表情,神情嚴肅的拿著手中的錄音筆,大氣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生恩大過養恩,我和爵云永遠都是陸家的人,這一點不會改變。不管我們是被抱錯來了陸家,還是其他原因,也不管我們的親生父母以后會不會出現,我們都不會離開陸家。”陸爵風說著,看向眾人的眼神變得更加凌厲,“所以,只要是關于陸家的人和事,但凡有人敢找茬,我絕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陸爵風站在臺上,雖然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,可他整個人散發著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,讓正在奮筆疾書的娛記忙停下了手中的筆。

    一個小娛記看了眼身邊同行們看向陸爵風時那敬畏的眼神,忙戰戰兢兢的把關于徐婉寧的新聞全部劃掉,她本來想在徐婉寧身上大做文章,寫一篇豪門綠帽史一鳴驚人,可陸爵風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太駭人,嚇得她腦中構思好的狗血年度大戲瞬間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其他娛記也紛紛劃掉小本子上的關于陸家其他周邊新聞,陸爵風,他們可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發布會,到此結束。”陸爵風見眾人的表情有所收斂,繼續說道,“希望媒體朋友們收起那顆娛樂八卦的心,把鏡頭和興趣都放在需要曝光的人和事上,時刻記住媒體人的社會職責。”

    陸爵風最后一句話說的擲地有聲,讓一群娛記瞬間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燒得慌,而那些娛樂至死的記者們也收起那顆躍躍越試的心,不敢再向陸爵風提問。

    網上。

    網友們因為陸爵風最后這句話而變得激動起來,言論大有轉風向之勢。

    “陸爵風最后那句話說的太帥了!我決定做他的死忠粉。”

    “心疼我可憐的白芷,好好談個戀愛牽扯出多少事兒,幸好老天有眼,這件事總算是沉冤得雪。”

    “祝小愛小天使早日恢復!”

    病房里,何子晴刷著手機,看著網上的輿論漸漸好轉,而白芷曾經脫粉的粉絲們紛紛回歸并且刷熱搜給白芷道歉,在心里默默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她曾經非常在乎網上的這些言論,在乎別人對的評價和看法,可是經歷了這些事后,她突然就看開了。

    今天夸你的人,下一秒馬上就可以把你罵的狗血淋頭,而曾經罵你的人,也會突然就對著放各種彩虹屁。

    網友就是只有七秒鐘記憶的金魚,和他們較真,那才真是給自己找罪受。

    陸宅客廳。

    “荒唐,這都是什么事?!”陸老爺子臉色鐵青,呼吸急促,整個人處于暴怒的狀態中。

    陸政臨沉默不語,雙拳緊緊攥住,瞪著身邊的徐婉寧,“爵風爵云為什么不是我的兒子?”

    徐婉寧也慌了,她到現在還不敢確定自己聽到的話是真的。

    爵風和爵云是她懷胎十月,拼盡全力生下的孩子,怎么可能不是親生的。

    “不對,這都是爵風為了堵住那些流言扯出來的謊話。等他回來我們再仔細問問。”徐婉寧想了半天只有這個理由才能把一切都解釋通。

    陸老爺子的龍頭杖重重敲在地上,渾身止不住地顫抖,他強穩住聲音,怒道:“住口,爵風的性格我最清楚,他最不屑說謊,何況是這種關乎身世的彌天大謊。”

    陸政臨也瞪著徐婉寧,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,“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。”

    徐婉寧愣了愣,剛剛是她太驚訝了,所以沒注意到丈夫和公公的神色,現在她才反應過來,原來這兩個人在懷疑她。

    徐婉寧臉色頓時鐵青,“陸政臨,我們風風雨雨過了三十年,我是什么人你還不清楚?你居然懷疑我。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