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前往西門府

作者:北枝寒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推薦閱讀:魅王寵妻:鬼醫紈绔妃武煉巔峰邪帝狂妃:廢材逆天三小姐醫統江山絕寵妖妃:邪王,太悶騷!夜天子督軍續南明

一秒記住【戀♂上÷你?看→書☆網 www.mcktvp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前往西門府

    這么想著,他委委屈屈的搖頭:“不了,我在房間里修煉。”

    他聲音軟軟糯糯,一臉委屈,管事忍不住道:“大白天的,你還是一個小孩子,修煉的事情慢慢來吧,不用急的,去玩一下,晚上回來修煉也是可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對!”

    方若星鼓勵的看著小白鹿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小白鹿挺了挺小身板,一臉堅定:“姐姐說過,一日之計在于晨,早上才應該好好修煉,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獎勵性的揉揉他腦袋,實質在跟他心語傳音,“正好今天我出去,你一定要給我好好想辦法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白鹿乖乖說著,猛地想起什么,問她:“主人,你不是有殷叔叔的耳邊骨么,能給我么?”

    如果找到了殷徽音,他豈不是能快些找到他那個吊兒郎當的主人了么?

    “你以為我沒想到這個么?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沒好氣的捏了捏他鼻子,“那個耳邊骨,也是放在了醫療系統,懂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又想哭了。

    見小白鹿又面露委屈,管事心疼的上前,牽起小白鹿的手,對他道:“廚房做了你愛吃的小零食,一會管家爺爺帶你去端到房間去吃可好?”

    小白鹿眼睛一亮,但因為顧忌端木雅望,所以沒敢吭聲。

    管事也明白,揉著他腦袋對端木雅望道:“端木小姐,您們應該不知西門府在何處,可需要我們找人送你們過去西門府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也懶得管小白鹿了,反正他心里有數的,她點點頭:“那就勞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勞煩,不過距離不算很遠,是要坐馬車還是飛船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算遠,那就馬車吧。”飛船的話,陣仗太大了。

    再說了,那兩個強盜兄妹,如果真的是開飛船進去,不知道飛船還有沒有機會飛出來呢!

    “好,屬下吩咐下人去準備一下,兩位去門口稍等片刻即可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牽著小白鹿的手就出門了。

    端木雅望和夜弄影二人對方主上父女點點頭,也出去了。

    方若星看著端木雅望和夜弄影的背影,柳眉輕蹙。

    察覺到自己女兒不是很開心,方主上有些擔心:“星兒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若星搖搖頭,愁眉不展:“我也不知道,我心里總覺得有些不對勁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對勁?”方主上好笑,“其他人不知,爹爹和管事可是很清楚,你每頓都要吃不少肉,端木小姐讓你半個月不吃肉,讓你心里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

    方若星輕哼,“爹爹你就這么看你女兒的么?”

    “爹爹自然是為了你好。”方主上溫和的揉揉女兒的腦袋,輕聲道:“我們都得感謝端木小姐,如果不是她,爹爹真的是每天都擔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方若星重重點頭,“我會好好感激端木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方主上給女兒贊許一眼,正想讓女兒回房休息,但他最關心女兒了,忍不住問:“既然不是為了不能吃肉不舒服,那是為何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方若星蹙眉道:“總感覺端木小姐和夜小姐不對勁。”

    “你多慮了。”方主上啼笑皆非,也明白了自己女兒心中所想,“你是不是妒忌端木小姐她們要去方府?”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

    方若星臉兒一紅,“雖然,西門櫻玥確實比我討喜。”

    “星兒。”

    方主上蹙眉,“不許這么說,在爹爹心里,你就是最好的,不許妄自菲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方若星不想讓自己父親難過,忙擺手:“我就是隨口一說,我沒有要比較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主上點點頭,溫和的教育她:“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人生圈子,對于端木小姐他們來說,我們是朋友,也是過客,她們要做的事情,都是人家人生的一部分,我們作為朋友要尊重要不能因為別人結交他人而嫉妒,知道么?”

    方若星擺手,“爹爹,我知道,我不是妒忌,我只是……”覺得有點怪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自己女兒溫柔善良,他還是清楚的,但是她還是想說,“對我們而言,我們一直在放逐街,端木小姐也出現在我們生命中一個月活著兩個月,或者以后再見,她們也是我們生命中的朋友、過客,如果不是家人,沒有人是可以一直停留在我們身邊的,懂么?”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雖然,她真的有些惆悵。

    “懂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方若星心里其實還是覺得端木小姐和夜弄影怪,但不想方主上太過擔心自己,選擇了不說。

    另外一邊,端木雅望和夜弄影出了門,在大門外站了沒多久,馬車就來了。

    馬車上,兩人也不是很好聊天,所以兩人都靜靜的不說話。

    方府和西門府確實算不上遠,但是,也算不上近。

    馬車莫約行駛了兩刻鐘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車夫在前面道:“端木小姐,夜小姐,西門府到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和夜弄影都有一些打瞌睡,聞言才清醒一些,彎腰從馬車里走了出去,對車夫道:“你先回去吧,晚些回去的問題,我們會自己解決的。”

    車夫顯然被管事囑咐過,聞言忙道:“真的不用等您們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擺擺手,“屆時我會和管事說的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車夫也很懂規矩,點點頭,上了馬車揚塵而去。

    端木雅望和夜弄影對望一眼,這才紛紛抬頭看向西門府。

    她們正站在西門府大門外的馬路上,抬頭一看,恰好看到西門府的門匾。

    門匾上寫了磅礴大氣的西門府三個字,大門寬闊氣派,看起來比方府更要大氣一些。

    不愧是幾百年的大家族,底蘊看著也更深重一些。

    大門有人守著,端木雅望和夜弄影步上臺階,守門人看到眼前兩個女子的臉,都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難得一見的美人啊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很快留意到端木雅望的發色和眸色,對望了一眼,眼底驚異。

    莫非,這就是傳說中的黑發黑眸者端木雅望?

    那個整個放逐街恩人的未婚妻?

    守門人面面相覷,連忙上去過去,恭敬異常的問:“您是端木小姐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見守門人一眼認出自己,倒也不意外,他們這般有禮,她也很有禮貌的問:“不知西門小姐可在府里?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守門人道:“小姐行蹤不定,我們是不清楚的呢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眉頭一動,正欲開口,另外一個守門人殷勤道:“不過,我們可以通報一聲,很快就好,您們且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點點頭,“有勞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守門人連連擺手,其中一人忙開門往府里跑。

    其他人對著端木雅望暗暗驚異。

    不是說端木雅望心狠手辣的么,傳言爭斗的時候,出手傷人什么的,但看著并不像那樣的人啊?

    而且,身為放逐街恩人的未婚妻,怎么可能是那樣的人?

    這么想著,這些人更加和氣了,“端木小姐,站著等勞累,門后有椅子,可需要給您們端兩張椅子過來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站著等就好。”

    在人家門外坐著等,多無禮啊。

    夜弄影倒是忍不住笑了,對端木雅望悄聲道:“這西門府,跟我想象中不一樣,一點都不兇神惡煞,一個個還挺有禮貌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這么覺得。”

    兩人悄聲嘮叨了兩句,又等了一會,就見原本進去的守門人一個人匆匆出來,氣喘吁吁的道:“管事說,小姐不在府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?”

    端木雅望擰眉,正想著要回去,門外卻響起了一個低啞的男聲,“你們怎么來了?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欢乐城堡电子游艺设备